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頭狼 > 2656 你是高手

“好嘞,我滴哥!”
 王鑫龍三步并作兩步,直接跨到床邊,左手的食指勾住牛二的上嘴唇,右手的大拇指掰開他的下嘴唇,將他的嘴巴咧成一個大大的o字型,同時昂頭望向錢龍笑問:“哥呀,提前露個信,濕的還是干的。”
 “還不一定呢,先來段小的,找找狀態,合適的話,再議..再議哈。”錢龍邪魅的獰笑,走到牛二跟前時候,捏了把牛二的臉蛋子吱聲:“你別老晃悠,我找個合適的角度蹲c位,到時候你簡單我方便。”
 “嗚..夯開喔..”牛二瞬間開始劇烈掙扎,含糊不清的嚎叫呼喊。
 “呵呵。”錢龍彎下腰桿朝著牛二眨巴眼睛出聲:“我再最后問一遍,能不能配合?能,你就眨眨眼,不能,咱的游戲正式開始。”
 牛二停止掙動身體,兩只三角眼迅速眨巴眨巴,那小速度絕對能夾死蚊子。
 王鑫龍這才松開手起身,嫌棄的甩動自己手腕子臭罵:“狠人兄弟,你嘴是不是漏氣啊,黏我一手哈喇子。”
 “朗哥,你問他,搞不定的我再來!”錢龍往上提了提褲子,但是并沒有系皮帶,似乎隨時準備著“泄洪”。
 我不動聲色的朝錢龍比劃一個大拇指,隨即走到他面前微笑:“來,說說我兄弟被關在哪吧。”
 牛二吭哧吭哧的喘著粗氣回答:“我真不知道,抓他們確實是我帶隊的,可抓到以后,煤球就把人交到了宏偉大哥那里,人應該還在石市范圍內,具體藏在哪里,只有宏偉大哥和煤球知道。”
 我歪著脖頸繼續問:“那煤球到底因為啥要跟葉小九針尖對麥芒?”
 牛二語速很快的應聲:“這個我知道,前段時間宏偉大哥在辛集招待過一個貴賓也姓葉,好像和葉小九是同輩兒,那天我負責給他們當司機的,中途聽到那個姓葉的拜托宏偉大哥幫忙整一道葉小九。”
 “也姓葉?”我腦海中第一個出現的就是“葉致遠”的模樣,輕聲發問:“是不是叫葉致遠?”
 “不是。”牛二搖搖腦袋,眼珠子朝上翻動幾下回憶道:“應該是叫葉歡,對!是叫葉歡,宏偉大哥當時稱呼他歡哥。”
 我輕輕蠕動嘴唇喃喃:“葉歡,沒聽說過啊。”
 牛二咳嗽兩聲道:“反正我知道宏偉大哥之所以敢讓煤球搞葉小九,就是因為葉歡承諾過,葉家絕對不會過問此事,而且他還說葉家年輕一輩馬上要進行什么家族考核了,其他的我也不太懂。”
 “哦。”我捏了捏鼻頭冷笑,如果事實真相和牛二說的一樣,那么也能理解這個段宏偉為啥面對葉小九時候不犯怵,反而還敢獅子大開口的訛詐,就好比我最開始和葉致遠是一系,葉小九哪怕再有能力整我,也得顧忌同宗同室的葉致遠一脈。
 杵在原地沉思幾秒鐘后,我弓下身子凝視牛二:“我想抓煤球,你有招沒?”
 “我..我..”牛二的眼珠子轉的異常迅速,磕磕巴巴的搖頭:“我..我也沒辦法。”
 “你不實誠吶狠人兄弟。”我拍了拍他的臉頰,朝著錢龍努嘴:“剩下的靠你啦。”
 “別管啦,大龍上手。”錢龍嘿嘿一笑,動作熟練的褪下自己的褲腰帶,豁嘴歪笑:“我這會兒肚子里正好咕嚕咕嚕的,讓你感受一把什么叫泥石流爆發。”
 “注點意昂哥,別澆我手上嘍。”王鑫龍如法炮制的掰開牛二的兩瓣嘴唇。
auzw.com “嗡嗡..”
 這個時候,我兜里的手機突然響了,看了眼還是段宏偉的號碼,我朝著錢龍使了個眼色道:“就剛才的問題,爭取最快的時間給我要到答案。”
 “好嘞!”錢龍利索的跳上床,居高臨下的掃視一眼牛二,然后又朝我擺擺手道:“你趕緊出去接電話吧,這塊的畫面太殘忍太無情。”
 “嗚..喔說。”牛二像只沾在蜘蛛網上的飛蟲一般拼了命的扭動身體,但根本無濟于事。
 我端著手機走出臥室后,才慢悠悠的接起:“你好啊段總。”
 “朗朗是我。”手機里傳來葉小九的聲音。
 “哦?”我微微一怔,接著沉笑:“沒人難為你吧小九?”
 “還好,能受得住。”葉小九含糊的一句帶過,岔開話題道:“段老板想明天中午跟你談一談,自己又覺得不好意思,所以托我帶句話,你看看能不能騰出來時間。”
 “想談沒問題,但你必須得在場。”我吸了吸鼻子道:“段老板想必此刻也在旁邊吧,你聽清楚我的話哈,見一面沒問題,時間地點都由你,但葉小九和白老七得作陪,否則的話,呵呵..你懂得。”
 電話那頭陷入沉默,十幾秒鐘后葉小九接著道:“段老板說,區區一個牛二還不夠分量換我和七哥。”
 “夠不夠分量他比我清楚,為了抓牛二我費老鼻子勁了,折了兩個兄弟,還重傷一個,別的不說,就憑這小子的武力值和魄力,我覺得他值,這小子在對手眼里是大麻煩,可在段老板手里就是大殺器,殺器要是反噬,那破壞力想想就挺帶勁的。”我風輕云淡的出聲:“現在牛二已經慌了,我覺得再有個兩三天,他要是看不到希望,很可能會絕望,絕望的殺器最嚇人。”
 手機里一陣窸窸窣窣的響聲,緊跟著段宏偉的聲音傳了過來:“王朗,你不用跟我心理戰術,牛二是什么性格的人我再了解不過,別說..”
 “既然清楚,你還給我打你麻痹啥電話,不心虛的話,你能一宿換著花樣給我施壓?”我破口大罵:“聽說你玩的也算有里有面,那就別特么跟個狗癩子似的這啊那啊的東拉西扯,我的條件能做到,明天見面時候,我規規矩矩喊你聲段哥,做不到那就拉倒,你可以問問風云大哥,我是什么樣的人,一個葉小九對我來說可有可無,他沒了,我大不了換家新朋友,但我在這兒折了面子,鐵定會像條瘋狗似的緊咬著不放,不信咱就試試!”
 “你嚇唬我?”段宏偉獰聲低吼。
 “我他媽嚇唬不住你嗎?”我爭鋒相對的反問:“聽清楚我的話,今晚上給我好吃好喝的供著葉小九和白老七,但凡他們在你那兒受點委屈,我鐵定十倍二十倍的還到牛二的身上,他嘴是比骨頭硬,但我堅信自己能撬開,狗日的跟你時間不短了吧,你猜他會不會知道點啥,最后再說一句,我真想再給你造個弟弟。”
 掛斷電話后,我重新回到臥室里,王鑫龍正嘟嘟囔囔的拽著床單在擦手,錢龍邪性十足的叼著煙卷倚靠窗臺,而牛二則滿嘴冒著黃色的小水泡,正一邊咳嗽一邊干嘔,不過因為他是平躺著的,所以甭管他咋嘔,吐出來的東西仍舊全都順嘴往下淌,像個咕嚕嚕的小噴泉,瞅著就讓人惡心到極點。
 我皺著眉頭出聲:“問出來沒?”
 “這兩天有點上火,看來我得多喝熱水。”錢龍賊兮兮的挑動兩撇眉梢。
 牛二帶著濃郁的哭腔喊叫:“朗哥、郎爺,我說,我什么都說,你想知道啥盡管問,不要特么折磨我啦,都是爹生娘養的,你說對不對。”
 “高手,你絕對是個高手,二十四k純金鑲鉆的那種。”我滿意的笑了,朝著錢龍翹起大拇指,同時朝著牛二努努嘴道:“我放開你,讓你好好漱漱口,后面的事兒別老讓我問,你得學會搶答,ok不..”
 ://.xx.//58/58144/1548275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xx.。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