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其他小說 > 王的女人誰敢動 > 第1033章 要有這個膽量才行
 一家三口,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卻觸動了鳳離的心弦。

他看著眼前的小丫頭,一時之間說不出話。

鳳九兒卻沒有再說什么,有幾分淘氣地看著鳳離微微含笑,站了起來。

“現在關鍵的第一步是,安全離開鳳族。”

“爹爹,你再休息一會兒,我們馬上要開始趕路了。”

看她欲要離開,鳳離輕聲問道:“要去哪?”

“沒事,我不會走遠。”

鳳九兒留給鳳離一記安心的目光,轉身往林子深處而去。

“九兒,要去哪?”

喬木追上去的時候,手里還拿著一塊黑乎乎的肉干。

“抓猴子去。”

鳳九兒丟下一句話,并沒有回頭。

轉眼,喬木已經來到她身旁,與她并肩而行。

“猴子?”

她皺了皺眉,“哪里有猴子?

我剛才怎么沒看見?”

“那是因為他功夫比你了得。”

鳳九兒微微勾唇,繼續往前。

“鳳九兒,你什么意思?

區區猴子……”話還沒說完,喬木眉心一蹙,視線猛地投向右上方。

“果真來了只猴子。”

隨意將手中的肉干丟掉,喬木輕輕一點腳,一躍,只給鳳九兒留下一陣風。

鳳九兒挽著雙手,看著她離開的方向,并沒有出手的準備。

瞬間,不遠處傳來了一陣打斗聲。

打斗并沒有持續多久,突然出現了一道高大的身影,落在鳳九兒跟前。

夕陽西下,光線漸漸暗下來。

視線中的臉分明是陌生的,但,鳳九兒的臉色依舊。

“九兒,他……”喬木后一步,落在男子身后。

“跟了一天,也不打算現身?”

鳳九兒看著陌生男人,蹙了蹙眉。

陌生男人輕咳了聲,淡淡道:“我并沒有惡意。”

聲音,明顯是壓抑過的。

“來了,便來了,在我這里沒有外人,不需要遮遮掩掩。”

鳳九兒將挽在懷中的雙手放下。

男子微微一笑,恢復了自己的聲線。

“怎么樣?

你們情況還好吧?”

為了不被發現,鳳江不敢靠近,只能遠遠地跟著。

剛才不過是擔心,想過來看看自己這個唯一的皇妹,他也不至于被發現。

聽見這道有幾分熟悉的聲音,喬木輕蹙了蹙眉,舉步向前,來到男子前才停下腳步。

“沒事,你呢?

他,就這么輕易放過你了嗎?”

鳳九兒搖搖頭,輕聲問道。

這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傻哥哥,什么情況都不知道,卻還是選擇相信。

“我沒事。”

鳳江微微勾了勾唇,回應道。

“你是?”

喬木看著鳳江,半瞇著眸,“你怎么在這里?”

顯然,她是認出了鳳江。

“要不是他,我們今天也不會這般輕易經過養殖區,喬木,給他送點吃的,好好犒勞一下。”

話語剛落,鳳九兒轉身往回。

“吃飽了,就回去吧,這地方你不宜停留太久。”

“不可。”

鳳江舉步跟上,“除非看到你們上船,要不然我不會離開。”

好不容易來一趟,鳳江怎能半途而廢?

“九兒,你們怎么會想到選擇這條路線?”

“這不是最快的路線嗎?”

鳳九兒的聲音,傳了過去。

“可是,繼續往前,就連我也不知道會遇上什么情況,你就一點都不擔心?”

鳳江淺說道。

看著離開的兩人,喬木唯有跟上。

“擔心肯定有的。”

鳳九兒側頭看著鳳江,挑了挑眉,“可我們的情況,你不是比我更加清楚?”

再不走,真的來不及了。

“對了,鳳穹蒼的意思是,想要我回去,還是想要我的命?”

鳳九兒的聲音再次響起。

鳳江一愣,右腳硬生生地踢在一塊裸露的石塊上。

身軀往前一傾,他輕易就站穩了腳步。

“九兒。”

鳳江牽上了鳳九兒的手,四周看了一眼。

喬木不知兩人是什么情況,停下腳步,沒有第一時間靠近。

她是不喜歡鳳江,但,九兒相信,她也只能相信了。

看喬木停下腳步,鳳江才放開了鳳九兒的手臂。

“你為什么直呼父皇的名諱,難道……”“你這樣的表情,是不是想告訴我,鳳穹蒼真的想要將我給殺了?”

從鳳九兒淡然的神情上看,好像即使這是事實,她也并不覺得稀奇那般。

“九兒,難道你不是鳳族的公主?

不是我父皇的女兒嗎?”

鳳江蹙眉問道。

鳳九兒輕嘆了一口氣,在鳳江驚訝的臉上收回視線。

“我身上的鳳凰印記圖,你是不是見過了?”

“嗯。”

鳳江點點頭,“我和大皇兄,二皇兄都見過了。”

“九兒,抱歉!我們都不是故意的,為了讓我們相信你的身份,父皇當時……”“那時候,你還沒醒來,抱歉!”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而且,你是我哥哥,我怎么會介意?”

鳳九兒挑眉道。

不過是看看后腰,鳳九兒才不會這么小氣。

一聲哥哥,讓鳳江心里暖暖的,他微微揚起嘴角,一掃臉上的疲憊。

但,很快,他的臉色再次沉了下來。

“父皇沒有說要你性命,只是……九兒,你明明是公主,為什么父皇要以這樣的方式去追殺你們?”

“我不是鳳穹蒼的女兒,可我確實是鳳女。”

鳳九兒輕輕拍了拍鳳江的肩膀,如同寶石般的雙眸眨了眨。

“哥哥,你覺得,這是為什么?”

鳳江看著鳳九兒的雙眸,瞪得越來越大。

“你的意思是,我父皇他不是……”“嗯。”

鳳九兒點點頭,舉步繼續往前,“我爹爹是你四皇叔,鳳族最帥,最厲害的男人。”

“九兒。”

鳳江一臉不敢相信地跟上,“難道說,上一代的鳳子是……四皇叔?”

“對啊。”

鳳九兒沒心沒肺地點點頭,“要是你不相信,等會過去將他的衣服扒下來看看。”

“當然,你要有這個膽量才行。”

鳳江踩在一個咕隆里,差點沒被絆倒。

這兩天他都在此處林子走動,怎么就沒發現林子的路這般難行?

四皇叔才是鳳子,他父皇并不是,那為什么父皇會成了陛下?

有些問題似乎被解決了,但,更多的問題,讓鳳江完全解釋不了。

父皇,真的要殺掉四皇叔,還有九兒才肯罷休嗎?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