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霍少的契約甜妻 > 第307章宋父的發現
等再醒來時,諾諾的情緒也已經恢復正常,開開心心地坐在餐桌前給面包抹果醬。

    許晚溫柔地交代了許諾幾句,讓他在自己出去時可以跟鄰居家的阿華玩,就去上班了。

    來到公司,卻發現白璇正憂心忡忡地等著她。

    “怎么了?”許晚一邊打開辦公室門,一邊示意白璇跟著進來。

    等兩人都進了辦公室,把門關上,白璇猶豫了一下,這才開口:“昨天我和阿褐出去約會,被宋伯父看到了……”

    “啊?”許晚有些驚訝,“你別著急,慢慢說。”

    許晚走向白璇,來到她身邊握住了她的手,兩人一同坐在了沙發上。

    白璇講述起了昨天約會的事情。

    宋褐和白璇在那次許晚幫忙后,又約會了幾次。在電影院一邊看著感人的情節,一邊相互依偎;在奶茶店,喝著美味的奶茶一起在便利貼上寫留言;在商場,兩人彼此為對方挑著衣服,一邊手拉手閑逛……

    兩人就像一切熱戀中的情侶一樣,在約會時甜甜蜜蜜、形影不離。

    昨天白璇和宋褐約好去商場,宋褐姍姍來遲,說是他爸又要給他介紹對象,被他拒絕了。

    這時宋褐和白璇還不知道宋父想要撮合許晚和自己兒子的念頭,許晚聞言心頭一動。

    然后兩人就去看了電影,等從電影院出來,路過一家大商場,白璇提議為宋褐選一頂帽子,宋褐也沒來過這個商場,便答應一起逛逛。

    誰知兩人剛一上樓,便和宋父的考察團對上。

    原來這是宋父最近有心入駐的商場,因為對這塊地段很是喜歡,就沒讓宋褐插手,所以宋褐對此一無所知。

    今天來就是事先考察一下,沒想到在這里遇到了自己的兒子和白璇。

    礙于下屬在場,宋父雖說沒有當場變了臉色,但也微微皺起眉頭。

    宋褐硬著頭皮喊了一聲:“爸。”

    白璇雖然知道宋父對自己不滿,但也沒怯場,落落大方地喊了句:“宋伯父。”

    宋父皺著眉頭點了點頭。

    這時旁邊的引導職員問:“宋總,這里是我們這人氣很旺的店鋪,您看還接著看下去嗎?”

    聽到這話,宋父不怒自威地瞥了眼宋褐和白璇,點了點頭,轉身走入了旁邊的一個店鋪。

    感覺到宋父審視的目光,白璇不覺打了一個寒戰。

    “我爸可能正在氣頭上,小璇你先走吧,我待會跟我爸解釋一下。”宋褐輕輕拍了拍白璇的肩,誠懇地說道。

    “好,晚上請告訴我宋伯父的態度。”白璇點點頭,轉身離開了。

    雖然她心里擔心,但也知道這是在宋伯父憤怒時最好的解決辦法。

    晚上她收到了宋褐的電話,情況不太樂觀。

    “小璇。”宋褐聲音有些低沉,聽著很是失落,“我爸不允許我跟你在一起。”

    “沒有回旋的余地嗎?”這邊白璇聽著,也揪起了心。

    “他的態度很堅決,暫時沒法說動他。”

    “那你先別勸宋伯父,等過幾天他氣消了,咱們再慢慢跟他說。”白璇手揪著衣服上的扣子,聲音也有些悶。

    白璇既然決定了和宋褐在一起,就會為感情負責到底,不會因為他人而改變和宋褐相伴的決心。

    這也是宋褐的愛情態度,所以他們當初約定好,不管出了困難,一起面對。

    接著宋褐那邊似有人進來,宋褐簡單告了別,就掛斷了電話。

    然后到現在都沒跟白璇聯系。

    聽完白璇的講述,許晚一邊攬住白璇的肩輕輕撫慰,一邊開口道:“以宋總的處事風格來看,軟禁過宋褐一次應該不會有第二次了。你放寬心,也許宋褐是不想使宋總生氣所以暫時沒跟你聯系也說不定。”

    許晚的安慰說不上多么動人,但正好是白璇所需要安穩心神的,聞言白璇點了點頭。

    許晚看著白璇神色緩和下來,勾唇壞笑:“不過如今我可知道宋褐管你叫什么了。是吧,小璇~”

    白璇頓時臉頰飛上兩朵紅,不好意思地別開了眼。但是內心的彷徨不安真的被許晚的玩笑沖淡了很多。

    心神安定下來的白璇還是很有察言觀色的能力的,這時看著許晚,疑惑地關心道:“許總你昨天沒睡好嗎?很重的黑眼圈。”

    “這正好是我要拜托你辦的事。”許晚嘆了口氣,正色道。

    接著許晚就講述了昨天的那場意外。不良少年在樓道內抽煙引發火警警報,許晚心慌地帶著許諾逃離“火場”的意外。

    白璇聽地時候不住咂舌,雖然是一場虛驚,但想來許晚和諾諾也受到了不少驚嚇。

    “所以請你幫我問問霍斯年,什么時候把許宅歸還給我?”

    “許總,你的公寓那里住著是不太安全,我馬上去問。”白璇點點頭,又握了握許晚的手,轉身離開辦公室去打電話。

    霍斯年在今天早些時候,就從安插在公寓里的那些人手口中,得知了昨天的意外,內心不禁也有些波動。

    如果昨天那個小孩將煙頭隨意亂丟,就有可能觸發真正的火災。那時自己不在許晚的樓下,遇到熊熊烈火,一個對于火災現場經驗并不豐富的媽媽怎么帶著一個4歲的孩童安全逃生?

    想到許晚有可能遭受火吻,霍斯年攥緊了拳頭。

    上次是小偷,這次又是火警誤觸發,這個公寓是不能再住下去了。

    正當霍斯年想要做些什么的時候,白璇的電話適時打來,助理推門進來,告知霍斯年把電話給他轉接。

    聽到白璇的來意,霍斯年挑了挑眉,“嗯”了一聲。

    白璇聽到霍斯年這樣回應,以為他不答應,又把昨晚的意外跟霍斯年說了一遍。

    “我知道。”霍斯年看了看外面,又叫Mars進來匯報許宅的情況。

    “許宅快要整修完畢了。”Mars這樣說道,“只剩個別房間了。”

    霍斯年在Mars介紹時已把揚聲器打開,聞言對白璇說道:“你聽到了?”

    白璇懸著的心這才放了下來,諾諾應答。

    霍斯年最后說道:“再過幾天就把許宅交給許晚。”

    有了霍斯年的這句承諾,白璇放心地掛上了電話。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