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有很多標簽 > 第九十八章 電競職業選手常明
    餐廳內外仿若兩個世界。

    行歡將做好的黃燜雞米飯放到了慕少艾面前,道:“嘗嘗怎么樣。”

    慕少艾拿起筷子嘗了口,神色依舊冷淡,道:“很好吃。”

    沒什么成就感啊。

    行歡調了杯加了20份“愉悅”的酒水,道:“本店特色酒水。”

    慕少艾拿起酒杯飲了口,依舊面無表情道:“很好喝。”

    行歡無奈,坐了下來。

    慕少艾繼續吃飯,喝酒。

    她不渴也不餓,但這是面前男人的要求,所以行歡怎么說,她就怎么做。

    下跪之后的起身,坐下,俱都如此。

    火鍋依舊熱氣騰騰,一旁擺放的食材還有一些沒吃完。

    林江雪沒有再多問什么。

    行歡拿起筷子打理著這些食材,繼續吃著火鍋,道:“可以說了。”

    慕少艾放下筷子,身形筆直而坐,目光看著行歡,道:“一年前,我的姐姐與姐夫出了意外,離開人世。”

    “他們有個女兒,今年十二歲,名字叫肖雨沫。”

    “那場意外發生的時候,雨沫也在。”

    “…”

    轟隆。

    同樣是一個雷雨天,同樣是夜幕籠罩的深夜。

    肖晨帶著妻子慕清歡,女兒肖雨沫,開車行駛在高速公路上。

    車內響著若有若無的音樂。

    慕清歡與女兒坐在后坐上,懷抱著沉沉睡去的女兒,神色間頗為疲憊。

    肖晨看了眼后視鏡,同樣難掩神色間的疲憊,道:“馬上就到休息站了。”

    慕清歡打了個哈欠,道:“嗯,終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肖晨松了口氣,道:“以后出遠門不能再開車,改坐飛機。”

    慕清歡白了眼,道:“機票那么貴。”

    肖晨笑了笑,道:“再貴也沒有你們兩個的安全重要。”

    慕清歡聞言頓時心里一甜。

    雖然都老夫老妻了,但是偶爾的甜言蜜語依舊讓她心生歡喜。

    毫無疑問,兩人很幸福。

    無論是感情上,還是生活上都過得很幸福。

    只是幸福有時候總是會有些短暫。

    刺耳的鳴笛聲。

    刺眼的燈光。

    打滑輪胎與剎車聲洶涌而來。

    毫無防備的劇烈撞擊來襲,令人腦子瞬間空白。

    這一瞬間。

    慕清歡緊緊的護住了懷中女兒。

    而后。

    感知中的世界就此湮滅。

    因為脆弱的黑色轎車已經被龐大的卡車碾碎。

    警車與救護車趕來。

    然而肖晨與慕清歡早已沒了生息。

    唯有慕清歡懷中的女兒還活著。

    這是一個俗套的車禍意外。

    俗套代表著經常發生,而這種經常發生的意外毀滅了一個又一個原本美好的家庭。

    醫院。

    慕少艾看著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年齡僅有十一歲的肖雨沫,面無表情,陷入了許久的沉默。

    肖雨沫活了下來,但卻成了植物人。

    一個十一歲的植物人。

    也許永遠醒不來,也許十年八年后可以醒來,也許明天就可以醒來。

    太多的也許了…

    時間流逝。

    一年后,肖雨沫依舊沒有蘇醒。

    直到行歡出現治好了商楠雪,被慕少艾發現,希望這才再次浮現。

    慕少艾的目的從來不是探究行歡是怎么治好商楠雪的,而是為了讓行歡用同樣的方法治好肖雨沫。

    商楠雪的身體恢復程度很完善,沒有任何后遺癥。

    她不知道知道行歡是怎么做到的,但這并不妨礙她將希望放在行歡身上。

    餐廳里。

    簡短的故事結束。

    “雨沫還小,不能一直躺著。”

    慕少艾的臉上好似永遠也不會多余的表情,道:“她是姐姐和姐夫留下的唯一血脈。”

    行歡打理完食材,舒了口氣,道:“七天后再來吧。”

    送上門的絕癥患者沒理由不要,而之所以要在七天后出手,自然是等林期貢獻標簽。

    “好。”

    慕少艾起身道:“多少錢。”

    行歡笑了笑,道:“吃完再走,這里吃飯不要錢,只要故事和知識,你的故事已經足夠結賬。”

    慕少艾重新坐下,默默吃起來。

    餐廳陷入平靜。

    行歡起身收拾起火鍋餐具。

    林江雪不知在想什么,手指無意識的在乖乖的小肚子上畫著圈圈,讓乖乖舒服的只打呼嚕。

    疑惑,猜想,神奇…

    諸多思緒最后全都歸于平靜。

    時間會告訴她一切,證明一切,而在辭去工作放松休息的這段時間里,她有的是時間。

    片刻后。

    慕少艾吃完了面前的黃燜雞米飯,起身道謝,然后離開了餐廳。

    因為喝了點酒,所以慕少艾上車之后叫了一個代駕。

    緣分有時候很奇妙。

    白天工作+睡覺,深夜兼職代駕的王帥帥接到了慕少艾的單子,趕了過來。

    上車前。

    王帥帥看了眼那亮著燈的深夜餐廳,還有面前停著的白色轎車,想起昨晚代駕時偶然看到的情景。

    也是在這家餐廳外。

    當時有輛車,一男一女似乎正在做著什么世風日下的事情…

    王帥帥上車瞄了眼慕少艾的雙腿。

    不是黑絲美腿,昨晚被推的應該不是這個女人。

    慕少艾似有所覺,冷聲道:“開車。”

    王帥帥連忙目不斜視,驅車消失在了雨幕籠罩的夜色中。

    餐廳內。

    林江雪打開手機看著昨晚視頻下的評論,饒有興趣道:“你喜歡玩抖音?”

    行歡收拾好餐具,坐下后道:“只是隨便玩玩。”

    林江雪似是有些不適應忽然成長的資產,將之放在了吧臺乖乖的身上,好整以暇道:“你應該不會做這種無意義的事情。”

    泰山壓頂。

    乖乖:啊,要死了要死了…

    行歡打開筆記本電腦,默默學習著心理學,道:“拍攝短視頻的確有所求,你可以猜一猜。”

    林江雪不疾不徐的分析道:“凡事涉及名利,你的性格注定不會求名,也不缺錢…”

    很遺憾,她猜不出來。

    行歡笑了笑,道:“那對你而言不重要。”

    林江雪忽然輕嘆一聲,道:“你身上的迷團越來越多了。”

    本以為已經對行歡足夠了解,可忽然發現一點都不了解,甚至有些陌生,感覺越來越危險…

    “叮鈴。”

    餐廳門再次被推開,一名青年走了進來。

    今晚的客人似乎有些多。

    行歡抬頭看向走進餐廳的少年,微笑道:“歡迎光臨。”

    與此同時。

    常明隨手放好雨傘,掃了眼餐廳內的場景,整個人微微放松下來,走到吧臺前坐下。

    林江雪看了眼來人,不再關注。

    行歡起身道:“想吃點什么?”

    常明沒找到菜單,想了想,道:“砂鍋吧。”

    行歡點頭,起身做飯。

    常明等待間,拿出手機瀏覽起來。

    他是一名電競職業選手,而最近,他所在的隊伍形式很不好…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