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小道不修仙 > 第五章 大夢
    從昏迷之中醒來,王修身邊多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少女。她穿著粗布衣服,白嫩的臉蛋上沾了幾抹灰,發絲柔順,水汪汪的大眼睛正看著他。

    王修有些莫名其妙,卻聽得洞外響起了聲音。張才匆匆走了進來,看見王修,臉上大驚失色。

    王修也有些詫異,張才身上的衣服已經不是剛剛他進洞時所穿。不但如此,外面還披了一件厚厚的毛裘。

    “你終于出現了么?這些日子你去了哪?太平要術呢?”

    王修被張才這一系列的話問得很是奇怪。

    “什么意思?”

    “三個月之前,我帶你來這洞中。可是我在外面等了一個時辰,沒見你出來,就進來找你。可是你和太平要術都不見了。”

    “三個月!”

    王修大驚,這不可能。像是他這樣的能力的人,對于時間有著極為敏感的感知。更何況,他無法在一個時空中待上超過兩個月以上的時間。

    時空是同步的,王修在這里待上多少時間,原來的世界便會過去多少時間。在一個世界的時間過長,他在原本世界設立的錨便會脫鉤,導致他無法回到原來的世界。更為可怖的結果是,他也無法在這個時空中立足,會發生異化,失去理智。

    這也是大多數能夠穿越時空的聚集者不足為懼的原因。除非像何大角那樣,碰巧到了關鍵的歷史節點,能夠對所在時空造成威脅。

    可是現在,他明明可以感受到那錨十分穩固。而且,自身也沒有任何異化的現象。

    怎么回事?

    洞窟之中,兩個人相互瞪著眼,忽聽得旁邊一聲嚶嚶。

    張才的注意力從王修身上轉到了一旁,有些奇怪。

    “她是誰?”

    “我也不知道。”

    王修走了過去,看向了少女。對方坐在地上,雙手環抱著肩膀,看起來很是柔弱。

    “你是誰?”

    “我餓!”

    “你來自哪里?”

    “我餓!”

    “你家里還有人么?”

    “我餓!”

    王修無奈地搖了搖頭,看向了一旁的張才。

    “合著遇到了個傻子。”

    少女的拳頭啪的一下打在了王修額頭上,力道軟綿綿的。對方氣呼呼,爭辯道。

    “我不是傻子,我餓!”

    王修翻了翻白眼,無奈,帶著少女和張才回到了太平道的據點之中。

    只是,與數月之前不同,此刻太平道的據點之中,充滿了肅殺的氛圍。

    “北宮伯玉造反了!”

    屋中,一大盆粟米粥冒著熱氣,旁邊的幾個盤子里放著餅、醬菜和腌肉。

    此時天下將亂,社會動蕩,物資短缺。可是在這深山之中的太平道據點之中,一應的物資還是充足的,甚至餐桌上還能出現肉干。

    雖然少,但是也比同時代大多數人吃得要好了。

    “什么?難道.....”

    王修不可置信地看向了張才,對方搖了搖頭。

    “不是我!大賢良師在世的時候便讓我待在這里,不要引人注目。此刻各地事敗,我又怎么會在這個時候策動他造反?”

    是的,不會是張才。這個時間點選擇的也不對。

    “我以前還真不知道他有這個膽子。”張才一笑,似乎有些懊惱,“我以前本以為北宮伯玉只是匪寇之流,誰知道這次他下手十分準,攻破金城,殺太守,又挾持了邊允與韓約。若非蓋勛事前有所準備,死守阿陽,又回救州所,這涼州怕是要易手了。可便是如此,他們依舊聲勢浩大,官軍主力都在中原,怕是一時也奈何不了他們。”

    “這樣么?”

    王修倒是沒有什么,卻聽得張才問道。

    “二蛋,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張才是渠帥,王修的地位在他之下。可是此刻,張才卻是將他當作了平等商量的伙伴。甚至言語之間,還有著幾分敬畏。

    “涼州情勢復雜,不光是胡族各個部落,就是官軍之間也是山頭林立。這個事有些古怪,我們暫時還是不要趟這趟渾水好了。”

    太平道在涼州的影響力更多的是宗教層面的,憑這點力量,想要在這個時代的涼州亂局中瞎摻和,怕是最后連骨頭渣都剩不下。

    當然,王修此刻雖然還沒有頭緒,但他還需要太平道的力量,去找出那幕后的黑手。如果對方已經確定了錨,那么這三個月之間,怕是已經有所動作。

    這個世界不乏一些瘋狂的聚集者組織,想要毀滅世界。而破壞時空的平衡,則是最為犀利的武器。

    張才點了點頭,并沒有反對。卻聽得耳邊嚶一聲,兩人回轉頭來,卻見那少女將一桌子的東西吃了個干干凈凈,此刻正摸著肚子,很是滿意的樣子。

    王修拿著一張只咬了一口的餅,看著凈光凈的桌面,將餅遞了出去,問道。

    “吃么?”

    少女沒有絲毫的猶豫,轉手就接了過去。

    “這還真不挑。”王修一笑,問道,“現在可以告訴我們你的姓名了吧!”

    “我沒有姓名!”

    少女拿著餅,說得很是理所當然。

    “那我幫你起了一個。”

    王修來了興致,少女也沒有反對。

    王修想了想,說道:“看你這么喜歡嚶,就叫嚶嚶吧!”

    “不要,好難聽。”

    “看你飯量這么好,一頓飯吃了這么多東西,就叫五斤吧!”

    “不要,更難聽。”

    少女咬著餅,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

    張才一笑,說道:“女孩子的名字起的不要這么隨意。姑娘,既然你沒有姓也沒有名,不如跟我姓吧!叫張幼娘!”

    王修翻了翻白眼,什么叫我隨意,你這名字更隨意好吧!

    少女想了想,最后點了點頭。王修卻是有些意外,看了一眼張才。對方看著張幼娘的眼神,滿是憐愛,就像是看自己的子女一般。

    王修以前和張才相處過一段時間,自然也知道他膝下沒有兒女。早些時候有個女兒,也是早夭。看他現在這個樣子,似乎是想要將張幼娘收為義女。

    “你這什么審美水平。張幼娘有什么好的,張五斤多霸氣!張嚶嚶也不錯啊!”

    “不要!不要!我就叫張幼娘。”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