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小道不修仙 > 第十二章 根性
    “哼!”

    山洞之中,火光閃耀,隨著一聲悶哼,一顆報廢的子彈落在了地上。

    聚集者坐在石頭上,嘴里咬著的一根木頭松了看來,滴滴的血液落在了地上。

    一個詭異的黑色迷霧形成的骷髏頭浮在半空之中,看了一眼地上的彈頭,臉上露出了一個弧度。

    “還真是狠手啊!這個彈頭是特制的,你的傀儡術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怕是不能用了。”

    “我沒有想到蒼龍居然來了。六大理事局的特別干事員中,他早已經兇名在外,是最難對付的幾個。”

    “洛爾,早就跟你說過,這可能是一個陷阱。”

    洛爾抬起了頭,一雙東方人的黑色眸子里孕育著怒火。

    “你是在幸災樂禍么?若不是你催的那么急,我會冒這個險么?”

    “不,我只是在提醒你,你的時間不多了。你的身體已經出現異化現象,如果你不能按時完成我們的交易,那么你便會變成可怕的怪物,最終迷失在這個時空之中。”

    “我若是改變了這個時代,那么你所在的世界也會消失。你冒著這么大的風險,那太平要術究竟有什么用處?”

    霧氣若隱若現,伸張皺縮,骷髏頭的面上露出了隱隱的笑音。

    “我只能說那件東西對你沒有什么用處。你把它帶到我的面前,我則給予你留在這個時空的能力。之后,你想要怎么做,便是你的事情。”

    洛爾一雙眼睛細瞇,蒼白虛弱的臉上猙獰到極致。

    “你還沒有回答我,我若是改變了這個時代,你要如何存在?”

    頓了頓,那浮在空中的骷髏頭拉長了聲音。

    “人類最大的傲慢便是自以為是。即便你改變了這個時代,有些造物的存在依舊不會改變,這便是根性。”

    “可是......!”

    “好了!”嚴厲的聲音喝止了洛爾的疑問,“我已經說得夠多了,早已經超過我們交易的范疇。你只要知道,我有能力辦到我預先承諾的那就夠了。我會等待你的消息。”

    說完,黑色的霧氣消散,山洞之中莫名地冷了幾分。

    洛爾咬著牙齒,包扎好了傷口,站了起來,一雙眼眸之中滿是仇恨。

    “蒼龍,既然你要擋在我面前,那么就去死吧!”

    ......

    “怎么樣了?”

    太平道的據點之中,王修回來的時候,張才看了他一眼。此時的他正在熬煮著草藥。

    “人跑了!”

    “能在你手下逃跑,對方不是一般的人啊!”

    雖然不清楚王修的目的,但是這么長時間的相處,張才早就察覺出了王修的不同尋常,也知道了他有自己的目的。

    只是張才并沒有尋根問底的興趣。

    原因很簡單,因為在張才的眼中,王修繼承了張角的太平要術,也因此,他愿意相信王修。

    遠方,張幼娘穿著布衣布裙,正學著張才一般在熬煮著草藥,小臉被火焰熏得紅呼呼的,表情卻十分嚴肅認真。

    “這個孩子真的是很神奇,不管是什么學的都很快。”

    “是啊!以后她還需要你照顧。”

    王修緩緩說道,惹得張才有些注目。

    “你.......”

    只是,張才的話才剛剛起了個頭,一騎卻飛快地接近據點。

    馬蹄聲匆匆,一個受了重傷的太平道教徒摔倒在了地上。王修、張才與眾人前去察看,卻發現他是運送草藥的人。

    “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們給胡人運送草藥的人馬被數千兵馬劫殺了,兄弟們全軍覆沒,只有我跑了出來。看他們的樣子,正在找我們的據點。”

    “是什么人做的?”

    “他們沒有亮旗號,不過應該是官軍!”

    “誰的手下?”

    左昌已經被調走了,現在整個涼州還有誰會和太平道過不去。

    “不知道,對方的武備相當精銳,人人穿的都是上好的精甲,是我們從來沒有見到過的。我們與他們交手只一個照面,所有的兄弟包括前來接應的北宮伯玉的人馬都死了。若不是我跑得快,怕是也難逃一死。”

    “帶他去療傷。”張才站了起來,看向了一旁的王修,“這股官軍究竟是哪里來的?”

    王修卻是有些諱莫如深,“看來,有人不希望我們繼續出手救治胡人。”

    “為什么?”

    王修以前一直想岔了。那數百精騎前去圍殺太平道與聚集者或許沒有關系,而是獨立事件,對方想要的也不是太平要術,而只是單純的想要滅了這涼州百余太平道教徒。

    “現在還是盡快轉移吧!”王修一笑,“雖說收了北宮伯玉的定金和物資,現在走有些不地道,不過此刻已經管不了這么多了。只要銷聲匿跡一段時間,應該就安全了。”

    “好!”

    ........

    “先生,我聽說北宮伯玉付了一大筆錢和大量的物資給太平道。結果他的人前去拿治療病疫的藥草時,卻被太平道的人都殺了。”

    李文侯的臉上滿是幸災樂禍,他與北宮伯玉俱起于湟中義從胡,并尊為將軍。只是卻矮了他一頭。

    此刻聽說北宮伯玉折了人馬賠了錢,臉上的喜意卻是再也遮掩不住。

    “主公,此時正是絕好的時機啊!”

    洛爾身披黑袍,面容隱藏在兜帽之***手而道。

    “先生的意思是?”

    “此刻病疫大興,北宮伯玉、邊章、韓遂等人的人馬俱有折損。太平道的人既然過河拆橋,那么隨著病疫蔓延,只要有臣的治療病疫的藥,主公將會是涼州之地最強的諸侯。當北宮伯玉之流還忙著搶錢和女人的時候,主公已經囤積了大量治療瘟疫的藥草。這一次,主公可趁機兼并他們的人馬,聚而西向,攻略三輔。只要打下長安,主公便是下一個漢之高祖。”

    “漢...漢之高祖?”

    顯然,當洛爾說起這話時,李文侯心中是有些顫抖的。他最大的理想也不過是稱霸涼州,當個土皇帝。可現在,一個更大的誘惑擺在了他的面前。

    “能成功么?”

    洛爾向前走了一步,與李文侯更近了。

    “劉邦當初也不過是一個鄉下的無賴。當他在沛地的時候,有誰會想到他最后會住進長安的未央宮中,開創大漢四百年的江山?”

    “好,就依照先生之言。

    洛爾感覺到了一陣恐懼,他逃脫了王修的追捕,可是自己已經暴露。只有攫取足夠的力量,才能保證他的安全。

    我是不是更的太慢了,rt~~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