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異次元旅館 > 第十章 疏忽
    “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一個不死族嘛,你隨便彈一下手指不就干掉了。”

    蘇良以為妮法又在搞小動作,想騙他看過去,然后發現什么都沒有再取笑他,這種小孩子經常做弄人的惡作劇這條小母龍還真就非常有可能做得出來,畢竟人吃飽了沒事干還會花樣作死呢,更不用說無聊到爆的巨龍了。

    再說了,這世界根本不可能有不死族這種玩意,就算出現了,那也是法則扭曲下的產物,一旦法則出現明顯的扭曲,他怎么可能察覺不到?

    蛆蛆小母龍,雖然能夠化作人形就意味著至少已經活了上千年,但是巨龍這種生物腦子里大部分都得魔力塞滿了,只有一小部分用于思考,這種程度怎么可能騙得了他?

    于是就沒當真,隨便應和著。

    聽到這話,妮法頓時不滿地嘟囔道:“不是你不準我隨便使用魔力的嗎?這家伙是靈體,就算是強大的我在不使用魔力的前提下也打不到他呀。”

    “那就別管它,反正就算真的有也只是連你都打不過的弱雞,沒必要理會。”

    小樣,想捉弄我,你還嫩了點。

    “火大!什么叫連我都打不過?”妮法轉過頭,很是不爽地看著蘇良:“雖然不知道雞是什么東西,但我能聽得你肯定是在小看我,哼!”

    冷哼一聲,她把小手伸到蘇良面前,兩指比劃出一條細縫:“我承認你比身為偉大的神圣巨龍的我強那么一丟丟,就一丟丟哦,而且那只是因為我沒成年而已,等我成年了,你這種弱……對,弱雞,我一只手就能打飛幾百個。”

    趁著妮法回頭的功夫,那條滿目瘡痍的手臂突然加速,竟是直接透過妮法的小腦瓜,直接伸到了里面,那張血肉模糊的臉上,錯落的牙齒不斷抖動,血色地眼珠更是瘋狂顫抖。

    “桀桀桀……小妹妹,把你的身體讓給……”

    話還沒說完,下一刻,它的靈體卻突然更為劇烈地顫動了起來,最后慘叫一聲,左手化刀,猛地切斷右臂,那因為極大的痛苦而不斷跳動的眼珠子中,滿是驚恐之色。

    而就在它壯士斷腕的下一瞬間,沒入妮法后腦勺的右手突然浮現出陣陣金黃,緊接著一團金色的火焰猛地從手臂根部冒了出來,而后一路順著手臂灼燒,頃刻間就將整條手臂焚燒殆盡。

    “怪……怪物!!!”

    它發出刺耳的尖叫,但這一次卻不是為了勾起目標心中的恐懼,而是它自己被徹底嚇壞了。

    只見它那對充斥著無盡恐懼的血色眼珠中此時倒映著的,哪是什么豆蔻年華的少女,那分明是一頭嘴角還殘留著金色火焰,猙獰無比的黑色巨龍!!

    那頭巨龍又動了一下,它頓時嚇得趕緊逃走,生怕遲一步就被那居然能夠焚燒靈魂的詭異金色火焰吞噬。

    蘇良還是毫無所覺,他撇了一眼面前的小手,輕飄飄的說:“我在你的指縫中看到了無盡星空。”

    說完,他便換了個舒服的看書姿勢,避開妮法的小手。

    “無盡星空?”妮法愣了愣,然后很快反應了過來,頓時收回手,氣鼓鼓地瞪了蘇良一眼:“哼,不理你了,自大鬼。”

    蘇良看書的目光紋絲不動,依舊是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

    一般做弄不到人的小孩子都是這個反應,不理她就行。

    他也看出這頭小母龍的真面目了,這廝的嘴雖然跟茅坑里的石頭一樣又臭又硬,無論如何都不肯服軟,但是她的身體卻很老實。

    而且這條小母龍還非常好動,除非給她吃東西,不然別指望她安靜下來,一旦無聊了就總想做點什么。

    大黃背上少了的那撮毛就是鐵證!

    ……

    地鐵繼續前進。

    又過了兩個站以后,果然不出蘇良所料,在飽受無聊的“折磨”后,妮法又朝蘇良靠了靠,然后扯了扯他的衣角:

    “吶,人類,真的不用管剛才那個不死惡靈嗎?”

    妮法晃動著小腿,百無聊賴的說:“雖然那家伙很弱,但那只是因為它的目標是我而已,對于那些沒有力量的普通人來說,他就是無法戰勝的存在,要是放任不管的話……”

    “事到如今還說這種話,你是有多無聊啊?!”蘇良搖了搖頭,但還是合起了手中的習題。

    “才……才不是因為無聊,又聽不到周圍的人在說什么才跟你搭話。”

    說話方式一如既往的硬氣,但是這么說著的時候妮法還是把臉撇了過去。

    ‘要是上一世面對她的時候不那么虛偽,就不會吃那么多苦頭了吧?’

    想到這里,蘇良不禁嘆了口氣。

    “就當是這樣吧。”

    “本來就是這樣!”

    蘇良聳了聳肩,“既然你那么無聊,那就給我說說魔法大陸的事吧。”

    “我才不無聊。”妮法反駁了一句,卻還是轉過頭,看著蘇良。

    “不過你要是真心想向偉大的神圣巨龍妮法大人了解什么的話,見識卓絕的我倒也可以勉為其難的地跟你說說。”

    話題立馬就轉移了,看得出來她對那個不死惡靈其實也不是很在意。

    且不說她本來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就算是在魔法大陸,巨龍這個位于金字塔頂尖的種族從本質上來說就是高傲的,有著極為漫長的壽命的他們對生命的感觸很是麻木。

    雖然妮法不知為何在很多地方表現得跟一般高高在上的巨龍不同,但有些本性卻是相同的。

    ……

    相隔不遠的車廂上,剛上車不久的葉瑾目光有些游離,顯然她的注意力并不在手中打開的習題集上,一旁喋喋不休的方克的聲音也是左耳進右耳出。

    ‘他不在這節車廂嗎?也是呢,電車這么多車廂,就算每天同一時間上學,也不一定會碰到呢。’

    抓著習題集的小手緊了緊。

    ‘要不……還是找個時間直接去他學校把這個還給他好了,上面有他的班級,應該不難找……雖然聽說六十五中很差勁,但是只要找到他,把這個還給他的話……就算有人騷擾我,他也會幫我的吧……而且……”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眼中的猶豫逐漸褪去,面色逐漸變得堅定起來。

    ‘還可以順便問一下,昨天的事情……’

    做好決定后,她便心神一松,四周人們的交談聲也變得清晰了起來。

    “之前過去的那個站,好像就是尸體被發現的地方吧?”

    “什么尸體?”被問到的人一臉迷糊。

    一旁的上班族普通看外星人一般看著他:“你不知道?”

    他搖頭。

    這時最先開口的人便對他科普起來:“前段時間,有個被男友拋棄的同性戀去地鐵隧道徘徊自殺,然后就被撞死了,死狀極為凄慘,嘖嘖……據說當時發現他尸體的人全都吐了。”

    “還有這種事?”

    “不然你以為前段時間地鐵站為什么要突然停運一天?”

    “呃,那天我請假了。”

    “……”

    聽到這些話,葉瑾不由得想起之前地鐵站在工作日高峰期莫名其妙停運,害得她不得不肉痛地打滴去上學的事。

    搖了搖頭,這事她后來也聽說了,當時還腦補了一下那人被地鐵碾過去慘狀,結果一天都沒吃下飯。

    “哈啊……”

    似乎是昨晚沒睡好的后遺癥,葉瑾有點瞌睡,于是她把習題集合了起來,閉目小憩了起來。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