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美女的超級家教 > 第1630章盡說大實話
    只見松本,突然朝著天鶴走來,那滿溢的殺氣,讓天鶴想忽略,都難!

    他看著突然爆發的松本,眼角的余光,再掃了眼不以為然的石原,突然心底涌現出一句話:“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而不自覺的,他將這句話,念了出來。

    但松本跟石原,卻完全聽不懂!

    松本,在到達天鶴身邊后,迅速隱身,而在他隱身前,深深地看了眼石原。

    看著陡然消失了蹤影的松本,天鶴臉上的笑容漸漸的凝固,然后屏息凝神,開始努力搜尋著對方的蹤影。

    石原此刻卻呵呵笑了起來,對著天鶴說道:“沒有用的!即使你有超強聽覺,也無法探知到對方確切的蹤影的!”

    天鶴聞言,挑了挑眉,沒有開口說什么。

    而地道里突然變的寂靜無聲,石原也沒有再多說什么,只是在她手下的保護下,撤離。

    天鶴想到石原的地位,在對方邁開步子時,朗聲喊住:“站住!”

    對上石原不解的目光,天鶴淡笑著說道:“我還沒同意你們離開!你們就這么對松本有信心?那不妨留下來親眼見證一下,我是怎么找到松本的!”

    話音一落,沒等石原他們反應,就閉上了眼睛,凝神傾聽著四周的動靜!

    石原聽見天鶴的話,愣了愣,但還是默默地轉身,找了處相對安全的地方站在那。

    她不走,那些召集來的手下們,當然也不可能離開了。

    于是乎,地道里,有一次恢復了安靜!

    就在這時,一道鬼魅的身影,以肉眼難以觀察到的狀態,出現在天鶴跟前,然后高高地舉起了手里的鞭子,漸漸現身!

    天鶴等的就是這個時候,只見天鶴猛地睜開眼,在對方驚愕的眼神下,率先出擊。

    “砰。”

    松本還沒從天鶴的睜眼反應過來,身體就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外力,然后猛地撞到了地道的墻壁上,發出了一聲悶哼聲!

    看到這,石原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了然!

    而天鶴卻沒有再給他喘息的余地,在對方即將落地的一剎那,瞬間雙手一推,松本的身體,一震,然后如同沒有骨頭似的空殼,緩緩癱軟在地。

    石原面色如常地站在一邊,仿佛松本的重傷,對她來說,沒有任何的影響!

    天鶴卻忍不住為地上躺著的松本,有些鳴不平!但想到自己的事情,他還是咽下了到嘴的譏諷!

    石原冷冷地看了眼到底的松本,紅唇輕啟:“真是個廢物!”

    然后對上天鶴不滿的雙眼,冷聲說道:“陳先生,你傷了

    我們暗黑的人!是打算跟我們暗黑徹底宣戰嗎?”

    天鶴聞言,歪著頭想了好一會,才沉聲說道:“我們一開始,不就已經處于對戰關系了嗎?怎么說才開始宣戰呢?”

    石原被他的這句話,氣得渾身發抖,好一會,才勉強鎮定了下來,一字一句地說道:“那就祝陳先生你好運吧!”

    天鶴卻露齒一笑:“我這人,生來就好運連連,倒是石原小姐你,倒是需要祈求一些好運的降臨!”

    “你……”石原憤憤然地扭過頭,那噴火的眼神,直直地盯著天鶴。

    天鶴卻無所謂地攤開手:“我很好啊!謝謝石原小姐你的關心!不過我倒是很擔心石原小姐你……”

    石原沒有再跟天鶴耍嘴皮子,只是冷哼了一聲,就揚長而去!

    天鶴這次,沒有攔下她,而是站在那,若有所思地看著石原在手下的簇擁下,離開了!

    地道,再次恢復了平靜,就仿佛剛剛的一陣打斗,沒有發生過一樣!

    但不知道是刻意遺忘了的松本,正如挺尸般,仰躺在地上。

    天鶴走到他身邊,看著還有些意識的松本,微微嘆了口氣,然后沉聲說道:“你好自為之吧!”

    他也沒有再繼續出手,而是選擇翩然離開!

    痛打落水狗,從來不是天鶴的習慣,對方已經被自己重傷了,除非必要,天鶴是絕不會再次出擊的!因為他清楚,對方現在面對自己,已經毫無招架之力了!

    但哀默大于心死,估計這個松本,也活不長了!

    天鶴沒有在地道里多待,就很快沿著石原他們消失的方向走去,順利地從出口爬上去,他一眼,就看見了躲在角落里的安藤沖!

    之前在地道里的事情,再次涌現在天鶴面前,讓他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

    然后徑直朝著安藤沖走去,看著朝著自己氣勢洶洶而來的天鶴,安藤沖徹底認慫了起來,沖著天鶴諂媚至極地笑了笑:“陳先生,您可算出來了!真是太好了!”

    天鶴聞言,挑了挑眉,沒有說話。

    最怕氣氛突然的安靜,安藤沖沒話找話地說道:“那個,石原已經從那走了,您看,要不要追上去?”

    天鶴不置可否地站在那,還是一眨不眨地盯著他看,這讓安藤沖有些坐立難安!

    天鶴卻不管他的難堪,徑直盯著他,頗有種要盯到他生無可戀的情況,才罷休!

    安藤沖最后忍無可忍地朝著天鶴怒喊道:“夠了!你盯著我干什么?我只是一個普通人!又沒有你那樣的功夫,可以防身,我不溜的話,難道等對方挾持,再威脅

    你啊……”

    天鶴安靜地站在那,聽著安藤沖的解釋。

    安藤沖看著天鶴微微收斂的怒氣,壯著膽子,繼續說道:“我知道,陳先生你對付他們幾個,不在話下,這也是我為什么能跑得出去的原因!如果您真的有困難,我們也算是老朋友了,怎么可能眼睜睜地看著你被打呢?我安藤沖,也不是那么無情無義的人,你說,是不是?”

    天鶴這才給了個反應,朝著安藤沖翻了個白眼,陰陽怪氣地說道:“如果我真的打不過他們,估計你安藤沖,第一個跳出來,出賣我!”

    安藤沖被天鶴如此說,頓時臉上有些訕訕然的,很是不自然地嘀咕道:“你怎么盡說大實話呢?”

    “你說什么?有本事再給我說一遍?”天鶴突然提高了音調。

    (本章完)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