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狂少歸來 > 第四百三十四章 絕望
 張云澤知道葉修應該認識體制內的人,但在他看來,葉修不過二十來歲,又叫人家老張,怕是對方也不過二十多歲,了不起三十歲,這種年齡的人在體制內能有什么職位?

科長?

副科長?

這種人來了,怕是身份還不如吳華呢。

他就想著等到葉修的后臺到來了,自己再搬出自己老爹的身份,狠狠打一把葉修的臉,可他怎么都沒有想到,葉修竟然請來的是張市長?

怎么可能是張市長?

自己的老爹有很大的機會從副局長變成正局長,因為什么?

還不是因為這位張市長的舉薦,如今,這位自己老爹最大的靠山,竟然如此客氣地站到了那個小子的身邊,李云澤只覺得整個天都坍塌了下來。

一想到自己剛才信誓旦旦地跟自己的女友保證,不管來人是誰,他都要為她出這口惡氣。

李云澤就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吳華也是愣愣地看著這一切,他想過葉修叫來的靠山身份可能會很高,可他怎么都沒有想到會高到這種地步。

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民事糾紛,你竟然把蜀都市的一把手給叫來了?

這何止是殺雞用牛刀,這簡直就是用屠龍刀去屠螞蟻的感覺!剛才還覺得自己不會有事的吳華只覺得自己的心間竟然一片冰涼。

劉小櫻,包括李云澤的那些狐朋狗友,甚至連飯店的老板,這一刻也是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

作為蜀都市剛剛上任的新市長,哪怕是普通的市民,或多或少也在電視里看到過他,多少記得他的容貌,可誰能夠想到,這位一把手就這么忽然出現在了這里。

如果是往日,飯店老板只會覺得蓬蓽生輝,可是此時此刻,他卻感覺落入了冰窖之中,一股刺骨的寒意襲遍全身。

偌大的現場,唯獨謝小桃一臉的淡然,仿佛葉修不管做出任何驚世核俗的事情,在她的眼中都是極為正常的事情!“張市長,你看……”葉修沒有馬上回答,而是讓開了半個身形,將小女孩的幼小的身形顯現了出來。

張雪峰一愣,低頭望去,當看到小雪臉上的血痕和一些紫青色的污痕的時候,臉色頓時就是一變。

“怎么回事?”

張雪峰輕哼道。

一個七八歲的小姑娘,竟然傷成這個樣子。

“小雪,不用怕,這位伯伯是我們蜀都市最大的官,把你如何受傷的經過告訴他,他會為你做主!”

葉修朝著小雪微微一笑道。

小雪的母親張慧芳早已經松開了自己女兒的嘴巴,看著這個身穿布衣的少年竟然請來了蜀都市的第一人,她徹底明白了他之前的那句話,他們不敢報復你們,也絕對不敢傷害你們母女。

有張市長撐腰,誰敢報復她們母女?

只是每每想到這里,她的心里就充滿了懊惱,懊惱自己為什么還不如自己的女兒?

竟然做出了那等忘恩負義的事情?

小女孩望了望葉修,又望了望滿臉和顏悅色的張雪峰,似乎是出于對葉修的信任,小女孩很是認真地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聽到小女孩不過是不小心和人碰撞了一下,就被人打成這個模樣,張雪峰的眼中都要噴出火來。

“是誰?

是誰動的手?”

張雪峰幾乎是努力壓制著心中的憤怒。

小雪受到了葉修的鼓勵,伸出小手,指向了劉小櫻。

“張伯伯,是她!”

張雪峰驟然回頭,冷冷看向了劉小櫻。

劉小櫻面露絕望,只覺得好似有一座大山壓下來一樣。

她幾乎是本能地看向了自己的男朋友,可此時此刻,剛才還說不管來誰也會為她討回公道的李云澤卻好似完全沒有看到她目光一樣,整個人躲在一邊,垂著腦袋,就如同一只  鴕鳥。

“好狠毒的婦人!”

張雪峰冷冷哼了一聲。

一句簡單的話語,卻好似千斤重墜,狠狠砸在劉小櫻的身上,竟然嚇得她雙腿一陣發軟,身子朝后一個踉蹌。

一個一把手的評語,哪怕她不是體制內的人,也足以讓她永世不得翻身,至少,她的男朋友絕對不敢再和她交往!  “給李局打電話,讓他親自過來,這種狠毒心腸,連小孩子都不放過的女人,就該抓去牢里好好改造改造!”

張雪峰再也不多看劉小櫻一眼,朝著自己的隨身秘書說道。

劉小櫻臉色“唰”得一下慘白一片,身子再也支撐不住,嚇得一屁股坐倒在地。

坐牢?

竟然真要抓自己去坐牢?

自己不過是打了這小女孩幾巴掌,怎么就要坐牢了?

秘書長已經掏出了手機,走到一邊撥通了電話。

而愣在一邊的李云澤和吳華都感覺刺骨的寒意籠罩全身,特別是吳華,剛才還覺得自己并沒有做錯什么,可此時此刻,張市長卻直接通知了自己的頂頭上司的頂頭上司,哪怕自己的到來是趙局的安排,可面對一個新上任的市長的怒火,自己怎么也要扣上一個辦事不利的評價。

完了,自己的仕途完了!不僅自己完了,怕是趙局也要一起完蛋!十分鐘不到,一輛警車停在了外面,緊接著就看到一名神采奕奕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這位正是蜀都市警局一把手李東陽,在他的身后,還跟著一名大腹便便的男子,當這名大腹便便的男子看到李云澤,吳華等人正一臉驚恐地呆在張市長身邊的時候,眼中露出了極度驚恐的神色。

吳華和李云澤也看到了這位警局的副局長趙旭。

只是此時此刻,他們連給趙旭通氣的機會都沒有。

“張市長……”身為警局一把手的李東陽不明白張市長為何會出現在這里,他正在局里開會呢,不過看到這等架勢,也隱隱意識到了不妙,趕緊走了過去。

“東陽,你來的正好,你們警隊的風氣,需要好好整頓整頓了……”張雪峰掃了一眼跟在李東陽身后的趙旭,冷哼了一聲。

就在剛才,葉修已經將李云澤打電話叫來的吳華等人的經過全部告知了他。

一聽到李云澤竟然仗勢著家世,耀武揚威,張雪峰氣得臉都綠了。

李東陽神色一變,而跟在他身后的趙旭,臉色更是變得慘白一片。

“一切聽領導指示!”

李東陽根本不敢多問到底發生了什么,趕緊恭敬地行了一禮。

“先把這些人帶回去再說!”

張雪峰一手指出,包括李云澤,吳華在內,全部在他手指的范圍。

“是!”

李東陽根本不問為什么,單手一招,一大群警察沖了進來。

李云澤眼中一片絕望,他知道,今日這事,就算是自己的父親也救不了自己,甚至可能連累自己父親的仕途。

完了,李家完了……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