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我把系統安排了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好人
    出乎一人一劍的預料,那個年輕靈魂攀爬到顯示屏幕上,然后開始調整著什么……

    等他調整完畢,然后東方和寶劍就可以看到,原來閃爍不停的四個數字,閃爍的速度一下減緩了很多,幾乎就是3秒才出一個數字。

    “可惡,他這是在作弊,這樣的速度,傻子也能等到888同時出現。”寶劍悻悻道。

    “規則沒有限制他不去調節速度,我有點明白了。”東方若有所思道。

    果然,大概10多分鐘后,年輕靈魂開始叫停,屏幕上顯示出來“666”三個字,似乎在為他點贊一般。

    但這卻狠狠打了一把寶劍的臉,畢竟它剛剛說過對方只有千分之二的幾率。

    “我就不信他下一關還能投機取巧?”

    年輕靈魂走過第一個關口,開始沿著山路向上爬。

    沒爬多久,就看到了第二個關口,關口附近堆著一堆金幣,還有4個金發海盜。

    “誰是最后的贏家?”

    “五個海盜分金幣,他們決定用最公平的抓鬮方式,每輪每人去金幣堆里抓2個金幣,然后拋上天空,如果金幣落地后向上的面全是國王,那就得到一半金幣,如果全是皇后,那就丟進海里,如果一個國王一個皇后,就要交出一半金幣,你就是其中一個海盜,你需要在5輪的機會中,獲取到所有金幣。”

    “咦,這個好,這一回他總不能作弊了吧?”寶劍幸災樂禍道。

    它話音剛落,就見那個年輕靈魂,單手化成一把大砍刀沖,進其他4個海盜之中,一刀一個結果了他們……

    然后他包起那堆金幣,走過了關卡。

    “可惡,他這分明是作弊……”寶劍趕緊指責道,“你這規則設置的太不嚴密了。”

    東方繼續若有所思狀:“不,我完全是參照現實世界來的,從來就沒有完善的規則,只有愿意不愿意遵守規則的人。我現在有些明白,他的好運都是怎么來的了,只是這樣的人,還會被情所困?”

    “那是因為感情是不講規則的吧?”寶劍幽幽地道。

    “大概如此,他的好運,是所謂的靈機一動,這份靈機,恰恰容易被感情所淹沒,先賢說的好,戀愛中的男女沒有智商,這應該就是他最后倒霉的原因。”東方贊同道。

    “那這對你有什么幫助?好像沒用啊,這又用不到抽獎上面。”寶劍還是心念著它的抽獎大業。

    “如何沒用?如果分析清楚他從天地間得到的靈機的渠道,我們就可以人為獲取同樣的靈機。”

    “如果就是人家自己想出來的辦法,那不就沒有任何意義么?”

    “如果他是自己想出來的,也有意義,可以當個參謀,”東方說著,“總之不會浪費。”

    “明白了,原來這就是研究,無論成功與否,都有價值。”

    “不過第三關,他是沒辦法作弊的,這應該能夠驗證他到底有沒有運氣。”東方指著下方的山峰道。

    只見那個年輕靈魂,此時已經攀爬到半山腰。

    山腰上,儼然就是坑了寶劍多次的輪盤,輪盤上有一個指針,正在高速旋轉著。

    “喊停之后,如果輪盤指針,指向‘通過’的綠色區域,關卡就會開放。”

    只見甲號皺起眉頭,然后他就想故伎重演,走到輪盤上,想要拆卸一下輪盤。

    然而輪盤上浮現一層霧氣,將他屏蔽在外。

    “哈哈,這個好,我看他怎么作弊?”寶劍看到這里,終于心滿意足起來。

    甲號臉上沒有出現沮喪,顯然這在他的意料之內。

    盤外招能用一次,就不能用第二次,這和空城計一樣。

    然后就見他盤坐在地,口中念念有詞,似乎開始演算……

    “角速度,慣性,摩擦力……”

    “這,這都什么騷操作?”寶劍詫異道。

    “不要大呼小叫,看來他是想要強行計算,只要窮盡那一片空間的各種參數變量,就能達到想要的結果。”東方解釋道。

    “這,這怎么可能?他又如何得知那么多參數?”

    就在這里,一人一劍,就看到那個靈魂身上開始閃爍著微微的光芒,似乎有許多光流從那一片山峰公路中流向他。

    “找到了,這就是他的運氣,不,是氣運所在!”東方突然有些激動起來。

    “哦,那我們是不是就可以掠奪他的氣運了?”寶劍同樣興奮道。

    “你看你,果然是走到了歪路上,怎么能掠奪人家的氣運?那可是邪神之為。”

    “抱歉,我又錯了。”

    “應該是交換,我們拿一些他不得不交換的東西,和他交換氣運。”東方語重心長地教訓道。

    “明白了,以后你就是我大哥。”

    而在這時,甲號似乎算出該如何讓輪盤停下,才能讓指針指向“通過”的狹窄區域。

    他等了一陣,然后突然喊停,就見指針飛速轉動,然后慢慢降速,最后果然指在了“通過”的位置上。

    “咦,還真成了,這樣的話,我也可以算出來。”寶劍頓時浮現出抽中終極大獎的場景。

    “你那個難度太高了,需要集中的氣運,多到不可勝數,我看沒有什么希望。”東方很不看好道。

    “那不一定,只要我抽得勤,一次中不了,多抽幾次,縱然氣運不多,也能抽中。”寶劍堅持道。

    “你高興就好。”

    接下來的過程乏善可陳,寶劍看得昏頭昏腦,總之就是這個甲號,一路順風順水,各種盤外盤內招數一起上陣,最后成功突圍,到達山頂。

    “我不管你是誰?你能讓我和它見面么?”他仰天大吼著。

    寶劍看向東方,只見對方不慌不忙地拿出丁號,然后投了下去。

    “你不是剛剛補全了甲號么?”

    “對啊,丁號就讓他自己去補全。”

    “原來讓他陷入情劫的就是這只丁號啊。”

    只見這里,山頂上出現一只懵懂的狐貍魂魄形態。

    它一出現,就開始重復著:“為什么他會騙我?”

    甲號看到這里,當下就沖了過去。

    “為什么你不選擇我?我對你才是真心的。”

    丁號的殘魂似乎完整度較高,還能做出反應,它似乎認出了甲號。

    “你是個好人。”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