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我把系統安排了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棋子
    地球所對應的灰白世界并不大,他之前在投放寶劍系統時就粗略感應過,說它是靈質孤島并不為過。

    現在要調查林中石的真實去向,就不能再靠之前的粗略感應,只有親自走上一趟。

    他的速度很快,粗略估算,行走之間,每小時至少上百公里,幾乎不消耗什么力量,如果稍微消耗一點,還能將速度提升得更快。

    這就是新身體帶來的好處,不像真身,在這里存在每一秒,哪怕什么都不做,都要消耗他很多精神力量。

    他將速度提升后,很快就來到這處孤島的極北之地,前面就是一片白茫茫,再無前路。

    他可以很清晰地感覺到,前方就是一片虛無,不管替身真身,踏進一步,就會被同化湮滅,絕無幸理。

    他跑到這里,約莫有數百公里遠,而他只花了一個多小時而已,堪比高鐵速度。

    中間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之物,全是一片灰白,空蕩蕩的,連一處特殊的地標建筑物都看不到,就像進了一個沒有任何裝飾的房子,又像進入一片冰原。

    至于林中石的蹤跡,更是無從談起,壓根就沒有任何人的痕跡。

    詭異,太詭異了!

    他相信,恐怕就算找遍整個地球孤島,也找不到林中石的痕跡。

    正當他轉身回頭之時,卻見遠處同樣跑來兩個人。

    他本以為那兩人應該是林東二人,然而近了一看,卻只是兩個不認識的人,同樣是一男一女,都很年輕,二十上下,相貌普普通通,扔人群里找不出來的那種。

    “敢問閣下是誰?”年輕男人很有禮貌地問道。

    “我叫西范。”范北隨口給自己編造一個假名。

    “原來是稀飯兄,真是緣分啊,我叫油條,她叫豆漿。”年輕男人一臉喜色地說著。

    年輕女人一臉嚴肅狀,沒有任何反對的意思。

    范北一腦門黑線,很顯然對方是看出自己敷衍他們,跟著敷衍自己。

    “不知稀飯兄,來這荒原之地,有何要事?”

    “哦,我有一個朋友失蹤了,特意來查看一下。”

    自稱“油條”的男人看了女人一眼,當下喜道:“我們也有一個朋友失蹤了,也是來這里查看一下。”

    “你的朋友是不是姓林?”范北直接問道。

    “對對,看來咱們找的是同一個人,”油條更加高興了,“沒想到小林混得還可以,到處都有關心他的人,這才失蹤一周竟然有很多人來找。”

    “是啊,林兄弟人品貴重,相貌非凡,自然是朋友遍天下,他失蹤了,我們都很擔心。”范北皺眉道。

    林中石的人品是他無可挑剔的,尤其是在末日之中,更是難能可貴。

    聽到這里,一直不動聲色的年輕女人微微皺眉,不過好像想到什么,又松開了。

    “不知稀飯兄可有發現?”油條自然而然地接過話來。

    “我跑了數百公里,一無發現。”

    “我們追蹤三天,已經將周圍之地都找遍,唯獨那處莊園沒有進去過。”油條同樣搖頭道。

    “原來如此,多謝油條兄弟的情報,這倒是節省了我很多功夫。”范北誠信道。

    “無妨,畢竟咱們都是在找同一個人,現在看來,唯一的線索,就在剩下的那處神秘莊園里。”油條認真道。

    范北點點頭,畢竟這處灰白世界,空無一物,找起來并不困難,一眼看去就是。

    “那我們就去那處莊園好了。”范北這樣說著。

    “呃,稀飯兄難道不知道,那處莊園可是禁地。”油條詫異道。

    “為何如此說?”范北還真不知道怎么成了禁地。

    “那可是一個女霸王打下的地盤,沒她的同意,誰敢隨便進去,不怕被她拆了骨頭?”油條理所當然地說著。

    范北突然醒悟過來:“你們找的人,不是叫林中石吧?”

    “啊,我們找的是叫林凡,也是一個相貌非凡的家伙。”油條也醒悟過來,當下知道是誤解了,一陣尷尬。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年輕女人終于開口說話,聲音清冷,倒是挺好聽的,和普通的相貌不成比例。

    “看來這兩天失蹤的人挺多。”范北并沒有覺得尷尬,反正丟的又不是他的臉……

    “是啊,稀飯兄弟,看來你有辦法進入那處莊園?”油條試探道。

    “跟我來吧,根本就沒有那么多事。”范北搖頭。

    他知道林中青已經有很大威名,但從一個路人口中聽到,還是有點震撼。

    對方打破的莊園,幾個月沒管,別人竟然都不敢進去探索。

    這就是系統的威力,一年不到,就讓對方崛起如此之快。當然這是和對方的家世、個人資質分不開的,三者結合,就是指數形式的爆發。

    相比之下,無論大白還是郎生就平庸許多。

    油條看了豆漿一眼,后者點點頭。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借稀飯兄弟的光了。”油條當即打蛇隨棍上,立刻答應下來。

    于是早餐三人組,就這樣默契地承認了對方的存在,一起向那處神秘莊園進發。

    …………

    幾個月過去,莊園已經破敗不堪,很多地方顯然都在被灰白世界同化著,腐蝕的速度遠遠比現實建筑物快多了。

    看來這就是靈質世界的特性之一,范北默默想著,如果沒有力量投入,就會被這個世界迅速吸收掉。

    三人進去之后,范北就看到了熟人——林中青兩人。

    他之所以不先來這神秘莊園,正是因為這樣,他知道兩人肯定會先來這里探查。

    見到兩人之后,油條臉上閃過一陣恐慌,連帶著年輕女人都有些瑟瑟發抖。

    范北這才明白兩人真正的威名,沒錯,這才是正常反應,像他這樣臉色平靜,反而不正常了。

    “你們是什么人?”林中青眉頭一皺,開口問道。

    “我是稀飯,他們兩個分別是油條,豆漿,”范北順口說著,“我們是失蹤了一位朋友,過來探查。”

    “你們失蹤的朋友,年紀相貌如何?”

    范北目視油條,后者當下老老實實地回答一遍。

    林中青不僅喃喃自語:“共同之處就是都很年輕,資質也很高,這背后到底隱藏著什么?”

    三人沒有吭聲。

    東方一統倒是開口了:“我有一種推測,這恐怕是那些人搞出來的把戲。他們應該是發覺了我們地球人很有潛質,所以才會用這種方式將我們的優秀人才一網打盡,即可以壓制我們的力量成長,又不會浪費。”

    “應該就是這樣。”林中青當下點頭。

    她看了看三人,然后道:“你們走吧,里面的事,不是你們能摻和的,至于你們的朋友,你們能做的,就是在家給他祈禱。”

    油條如蒙大赦,趕緊拽著兩人離開。

    “這三個人倒有點意思,尤其是那個稀飯,直覺告訴我,他很不尋常。”林中青盯著三人的背影,淡淡地說著。

    “他不是人,當然不尋常了。”東方一統直接說著。

    “原來如此。”林中青沒有繼續追問,因為不是人的東西,現在越來越多了。

    而他們將來能不能繼續做人,同樣是個問題。

    至少她覺得,林中石,現在恐怕就沒有人的待遇了。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