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我把系統安排了 > 第九十一章 轉讓
    范北沒有理會大白和蘭花的沙雕對話,而是繼續研究新到手的《神草本經》。

    他發現這本書和《天王控玉訣》是一個檔次的,百萬級別精神力窺視到的神秘技術,就是不凡。

    不得不承認,人類在神秘側的技術樹上,還是差得太遠太遠,本來就沒有這方面的底子,等于生生拔高到一個新世界去。

    這本書的主要內容,就是培養邪化植物產生智慧,然后讓它們認主,再自己根據主人的要求,通過控制靈質改變基因,改變形態,從而長成最符合主人需要的形態。

    說白了,這就是神秘側技術與現代育種篩選技術的結合,而它的效果,顯然要比單純的科技篩選技術要強大太多。

    抗病毒、高產、耐寒、耐旱、固氮、耐貧瘠……無數種優良的農作物基因,還有其他植物優勢基因,在這本書里都有介紹,如果不是里面多出靈質和精神力的說法,看上去還以為是外星科技的育種大全。

    前世和平世界,噸糧田已經不值得夸耀,最新的農業科技是室內農業,完全摒除大部分的病蟲害,高密度種植。

    有一種糧食大廈,一畝地可以疊加成數十畝,而且已經能實現盈利,只是基礎投資太大,不是普通農民可以搞定的。

    如果按照這本書所講的方法,培育出一棵集合眾多優良基因與一體的植物,絕對是神草無疑。

    但范北并沒有種田的愛好,畢竟他的主業是系統制造,而不是糧食生產。

    稍微學上一學,讓那朵蘭花自己發育就好,他沒有將其發揚光大的興趣。

    林中青一看就不像是喜歡種田的主,她喜歡出風頭,喜歡成為眾人的視線中心,絕對不喜歡埋頭種地。

    但是人家手下有人,而且有心靈鏈接這種保證手下忠誠的技術,這本書在她手中,可以送給合適的手下,讓它真正發揮出價值,將來創造的財富,超過兌換所用的500萬點精神力無數倍。

    從這一點來說,雖然管家系統薅得狠,但并不是竭澤而漁。

    …………

    林中青離開后,沒有去白銀城,而是去了剛剛收購下來的銅堡,安撫人心,公布新的管理措施。

    銅堡換主,對這里的居民來說,并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實,畢竟幾年前,他們就換過一次主人。

    有些人一開始還有些留戀后郎生時代,畢竟對方的那些措施,是真讓他們感受到不少好處。

    但只因為這些好處,就讓他們那個時候拿命支持對方,還是不可能的。

    隨著新任的林會長,公布新措施后,他們發現,并不比郎生差多少,甚至因為財大氣粗的原因,還要好不少。

    比如基礎工資再次增加一些,而且開放了買房的名額,以前不管再有積蓄,都不能在這里買房,要繳納高額的租金。

    雖然后來租金降低很多,但在很多人心中,交租金就意味著不是自己的房子,住得就不踏實。

    因此大部分人,幾乎是轉眼之間,就將郎生和他的那些人忘在腦后,開始歡迎新的統治者。

    廢土世界的人或許缺少別的能力,唯獨不缺少忍耐力和適應力。

    一些消息靈通的人,更是躍躍欲試,想要在新的統治者那里脫穎而出。

    星辰商會,雖然剛剛崛起,卻能與白銀商會相抗衡,還讓對方無可奈何,從這一點來看,就要比郎生的背景強大無數倍。

    能夠加入對方,絕對是一件包賺不賠的生意,至于白銀商會,那里早就是一個蘿卜一個坑,前一個蘿卜不拔掉,后面的想要進坑,根本不可能。

    其他人都在想方設法地巴結新主人,馮二斤這個郎生的前心腹,卻在自己的家里,輾轉反側,他此時面臨著兩個選擇。

    郎生對他說過,可以跟著對方去隱居修煉,對方所會的東西,會盡量教授給他。

    同樣,對方也可以將他推薦給星辰商會的人,畢竟作為前賣主,和終身榮譽會員,還是有這個權力的。

    這種推薦非常寶貴,得到這個推薦后,他就不用從頭做起,進去后就是一個中層管理人員,這種提拔機會,在大商會中可是非常難得的,往往是立下大功才可以得到。

    而星辰商會,一面世就是大商會的架子。

    對方的貿易合同都是幾十萬甚至上千萬銀幣這種級別的,絕對不是小打小鬧,而且背后一樣有深厚背景,不比白銀商會來得小。

    他想了又想,決定還是跟著郎生而去。

    畢竟這位大哥的轉變是很明顯的,而且肯定是在臥薪嘗膽,將來一定能夠再次崛起。

    錦上添花,絕對不如雪中送炭。

    雖然有越王勾踐的反面例子,但自己只要小心謹慎一些,弄個范蠡的下場也是不錯的。

    做出這個決定后,他突然感覺到腦海中一陣清明,似乎有一股未知的力量彌漫在自己的全身。

    然后他發現,意識世界中,那座小島上,自己種下一片草場里,有一根馬尾巴草,變成了青銅色……

    他晉升了,成了青銅階,如此的簡單輕易。

    他相信,這絕對和郎生有關。

    于是他再無任何懷疑,起身就向外面走去。

    剛剛打開房門,就見有三四個老兄弟來找他。

    一個面色黝黑的年輕人迫切地問道:“二哥,大哥賣堡隱退,不知你現在是什么想法?”

    “哦,我還是跟著大哥干。”馮二斤沒有絲毫掩飾,消瘦的面孔上,十分認真。

    “哎,二哥啊,大哥受了打擊,明顯就是心灰意冷,”那年輕人有些著急道,“你跟著他還有什么前途?大家正想讓你領頭,帶著我們一起加入星辰商會,你可不能拋棄我們。”

    “就是么,二哥,大哥不可能加入星辰商會,但你可以,而且你掌握著那么多機密信息,一進去后就能得到重用。”有人幫腔道。

    “識時務者為俊杰,良禽擇木而棲,二哥你得看清楚局面。”其他人也是竭力勸說道。

    馮二斤知道,這些人口口聲聲說是為自己,但其實都是為了他們自己。他們是想讓自己進入星辰商會后,拉幫結伙,幫助他們獲取利益,這一套他早就看膩了。

    不然的話,前任遺留下的人馬,注定是炮灰和邊緣人,只有在自己的帶領和團結下,這些人才能成為一系有效的力量。

    “抱歉各位兄弟,大哥對我有知遇之恩,我不能在他危難關頭背棄,既然是做兄弟,總要講一些義氣。”馮二斤抱拳道。

    三四個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紛紛恭維道:

    “二哥果然是個好漢子,兄弟們佩服。”

    “是啊,義薄云天,說的就是二哥這樣的人。”

    恭維一通后,就有人大著膽子開口道:“既然二哥執意要走,兄弟們不能強人鎖男。只是兄弟們聽說,大哥臨走前想推薦你給星辰商會的,要是浪費這個機會,那多可惜。”

    “是啊,二哥,我們以前跟著你也算是鞍前馬后,從不抱怨,你這一走自己輕松了,總不能不管兄弟們最后一程吧?”

    馮二今當下了然,這才是他們找自己的真正目的。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