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言情小說 > 侯門嫡女之一品夫人 > 第308章 不死心的臨安公主(二更)


    賢妃和臨安頓時肝膽俱裂,心痛不已,孝康帝這話的意思是完全放棄塔她們母女了嗎?

    賢妃嚇得當場跪下,身子伏在地上,痛哭流涕,“皇上,臨安是您的女兒啊!您還記得臨安小時候,您也曾抱過她,您說臨安是——”

    “夠了!閉嘴!”孝康帝現在是一點也不想聽以前的事,更不想知道他當初是有多疼愛臨安,這仿佛是在提醒他的眼光有多差,否則怎么會寵著臨安這樣的人。

    孝康帝只是用厭惡的眼神掃了一眼賢妃,接著淡淡看了眼臨安,那眼神讓臨安害怕,仿佛有什么屬于她的東西正在一點又一點地從她身上剝離,雖然不知道她即將失去的是什么,但是臨安仍然是難掩心慌。

    “父皇——”

    “你以后就好自為之吧。”

    孝康帝說完,領著陳忠,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偌大的宮殿,一時間只剩下了賢妃和臨安兩個人。

    明明殿內的溫度不低,明明現在正是春暖花開的好時節,但是臨安卻覺得無比的寒冷。那冷是從骨子里冒出來的,仿佛有一冰箭在她的血液里橫沖直撞,那種感覺真的是糟透了!起碼臨安真的是無法接受。

    賢妃身子伏在瓷磚上,保養得宜的臉上一片慘淡,淚水像是不要錢似的拼命往外流。淚水混合著瓷磚的冰冷,讓賢妃生生打了一個哆嗦。

    不知過去多久,賢妃才緩緩抬起頭,茫然地盯著臨安。

    賢妃忽然覺得好笑,她在宮里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一直小心翼翼伺候著孝康帝,生怕哪里做得不好,惹得孝康帝不喜。幾十年過去了,賢妃才算是得了孝康帝那么一點點心,真的是只有一點點!

    可賢妃費盡了千辛萬苦得到的東西,居然就被她的女兒輕輕松松毀了!

    賢妃現在無比確定,她這生的哪里是女兒啊!分明是來討債的惡鬼啊!

    “你是怎么跟本宮說的?你說在蘇家過得不錯,這就是你口中的不錯?你好,你好!你真是太好了!本宮真是萬萬沒想到,你堂堂的公主,居然跑去蘇家,說要退婚,你到底有沒有臉?你到底要不要臉!”

    賢妃的聲音都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她死命克制著心里的燃燒的熊熊怒火,生怕一個控制不住,就會上前掐死臨安。

    臨安哆嗦了一下,她正沉浸于孝康帝的冷酷無情中,如今又見賢妃一副恨不得吃了她的樣子,她終于有些害怕了,她顫著聲說道,“蘇勁松愿意跟父皇說——說要退婚,這不是很好嗎?我覺得蘇勁松挺識相的。”

    臨安公主說著,面容忽然扭曲猙獰一片,“結果蘇勁松全是在騙我!他居然把我跟他說的話都跟父皇說了,他好大的膽子!”

    賢妃瞧著臨安公主將蘇勁松恨得咬牙切齒的模樣,她忽然覺得很可笑。

    賢妃不否認她也是恨蘇勁松的,不過她很確定不是蘇勁松將話告訴孝康帝的,不出意外應該是蘇閣老說的。

    如果蘇閣老能忍著不說,如果蘇家能忍忍將臨安娶過去,那就什么事情都沒有了。

    賢妃在心里如果著。

    只是賢妃也不能自欺欺人,任誰會娶一個如此羞辱自己的女人進門。捫心自問,如果自己有個兒子,未來的兒媳婦登門羞辱她兒子,賢妃就連弄死對方的心都有了,還讓對方進門?開什么玩笑,死也不可能!

    賢妃也懶得跟臨安爭執蘇勁松到底有沒有錯這件事了,這不是最重要的。讓那

    “你——你到底想怎么樣。”賢妃無比疲憊地開口。

    臨安小心翼翼覷著賢妃,似乎是擔心賢妃下一刻會突然發火。

    賢妃更想笑了,這是在害怕自己會發火?她去蘇家退婚的時候怎么就不想想她會發火?她這是生的什么女兒啊!

    “我喜歡唐瑾睿啊!我說了,我只喜歡唐瑾睿一個。母妃,我是您唯一的女兒,您不是最疼愛我嗎?您就再疼愛我一次,讓我嫁給自己想嫁的人吧。”

    賢妃一時間只覺得天旋地轉,心里再次涌起一念頭,她到底是作了什么孽!上輩子到底是欠了臨安多少債,這輩子才有臨安這么個不省心的女兒!

    賢妃將喉嚨里涌起的鮮血生生咽了回去,無比失望地望著臨安,“唐瑾睿是有婦之夫!你堂堂的公主怎么嫁給一個有婦之夫?你難不成是想做妾不成?就是你想,你的父皇也不會答應的。你方才也看到了,你的父皇對你有多失望,他連讓你去庵堂清修的話都說了,你還在想什么?”

    臨安公主咬著嘴唇,眼底閃過掙扎之色,“不會的,父皇不會那么對我的。父皇多疼我啊,他只是一時生氣。只要過一段時間,一切都會好的,一定會的。”

    臨安公主這話也不知道是在說給賢妃聽,還是在說過她自己聽。

    賢妃的頭更暈了,這個女兒明顯是鉆進了死胡同,完全走不出來了啊!

    賢妃一時間只覺得連呼吸都困難了,“我——我——我生了你這么一個女兒,不知道是作孽還是什么,我認了,誰叫讓我生了你,還把你養得那么大。作為母親,我絕對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往死胡同里走。我告訴你,想嫁給唐瑾睿,想跟一個有婦之夫摻和在一起,休想!”

    臨安原本對賢妃還是有些愧疚的,在她的記憶里,賢妃從沒有這樣失態,在孝康帝面前如此沒臉,如今會這樣都是因為她。

    可是賢妃的態度太令臨安失望了,此刻,臨安的心里沒有愧疚了,有的只是對賢妃的不滿,因為賢妃是阻撓她真愛的壞人!

    “我就是要嫁給唐瑾睿!我是公主,身份高貴,有什么比不上唐瑾睿的妻子的?唐瑾睿憑什么不能休妻娶我?甚至弄死他的夫人不也可以嗎?我就是當續弦,我也認了。”

    賢妃萬分無語,“一個為了尚公主就弄死發妻的人,你居然也愿意嫁?”

    臨安肯定點頭,“我愿意!”

    “你愿意,我還不愿意!這樣的事情你就別想了,我告訴你,不可能!你趕緊把你這些想法全都給我收起來。要是再敢想這些有的沒有的,我——我也只能放棄你了。”

    莫名的,賢妃的心里也涌起一股疲憊,她掏心掏肺對的女兒,結果轉眼就給她捅了這么大的簍子,把她害得那么慘,這樣的女兒要來做什么?

    一時間,賢妃的心里是真的覺得很奇怪。

    臨安心里涌起滔天的憤怒,她就是再單純,也能聽懂賢妃的意思,這是要放棄她嗎?虧得她一直以為賢妃是真心愛她這個女兒,結果賢妃的愛不過如此罷了!

    臨安冷笑道,“母妃,你想放棄我?可惜難了!我是你生的,我是你的女兒!在宮里,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有本事你就弄死我!除了唐瑾睿,我誰也不嫁。你要是再給我弄其他男人,我還是會跟退了蘇勁松的婚事一樣,找對方說清楚。就是你攔著我,我就在宮里喊!要是你困著我,等到出嫁當日,我總能自由,我非要鬧翻天不可!”

    回應臨安的是賢妃一記重重的耳光。

    方才是臨安被嚇得渾身顫抖,這會兒是賢妃被氣得渾身顫抖。

    賢妃心里再次肯定了一件事,這生的哪里是女兒,分明是來討債的!

    “反正我說得出就做得到!不信你就試試看!除非你弄死我!要么就幫我想法子嫁給唐瑾睿。兩條路,你趕緊選吧。”臨安就是篤定賢妃絕對不可能要了她的命,所以她才敢這樣的肆無忌憚。

    臨安說著大踏步離開,只留下賢妃嗤嗤地笑,“冤孽啊!冤孽啊!我怎么就生了這樣的孽障啊!老天爺啊!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

    蘇勁松這里從蘇閣老的嘴里得到了退親的消息,笑得合不攏嘴,第二日下衙后就去了唐瑾睿家,顧明卿和巧巧買了點吃食,又自己動手做了點,三人一起坐著吃。

    蘇勁松心情好,于是連著喝了兩杯。

    唐瑾睿勸道,“蘇兄,別喝得太急了,小心傷身體。”

    蘇勁松擺擺手,“沒事,我今天高興。唐兄啊,我終于不用娶臨安公主了。雖說祖父已經斬釘截鐵跟我說了,我肯定不會娶,但是沒能有個定論吧,我這心里還是惴惴的。現在我不擔心了,皇上明確說了,我和臨安公主的婚事不會成的。金口玉言啊!那婚事就一定不會有了。

    我可算是重獲新生了,不用跟那臨安公主攪和在一起。來,唐兄,嫂夫人,咱們三個一起喝一杯,慶祝一下。”

    蘇勁松說著舉起酒杯,顧明卿和唐瑾睿也舉起了酒杯,三人共喝了一杯酒。

    喝了酒后,顧明卿問道,“蘇公子今日應該有好事吧。”

    蘇勁松眼神一閃,“嫂夫人這是什么意思?我有好事?我能有什么好事?”

    顧明卿笑笑,“猜的。我想皇上應該是會補償蘇公子的話。蘇公子就沒能得到點什么好處?”

    唐瑾睿聞言也看向蘇勁松。

    “嫂夫人可真是聰慧,這事,我正想說的,沒想到嫂夫人這里就先開了個頭。那我也就不瞞著了。祖父跟我說,皇上有意提提我的官職。”

    蘇勁松在戶部才干了多久,如今就能升官了,這的確是好事。不過顧明卿猜測更多的是孝康帝的補償吧,還有封口費的意思。

    唐瑾睿真心道喜,“真是恭喜蘇兄了。”

    蘇勁松卻道,“我這官職怎么升的,唐兄你也知道,這有什么好恭喜的。”

    唐瑾睿也只能勸,“總歸升了官職是好事。”

    “別人要是知道我無緣無故就升了官職,肯定會說因為我是有個當閣老的祖父。可我真心覺得冤枉啊。這一次升官跟我有個閣老祖父可沒關系,完全是被人羞辱了一頓才有的。”

    蘇勁松想到被臨安公主罵“癩蛤蟆”,心情就十分不爽。

    蘇勁松說著,就自己搖了搖頭,打算將這一篇給揭過去,“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也不能一直為這件事耿耿于懷。不過說真的,唐兄,嫂夫人,你們心里就沒點打算嗎?那臨安公主能做出來來我家退親,還大咧咧說她有喜歡的人。這說明臨安公主的性子怕是有些能豁得出去,這可不是什么好事。”

    唐瑾睿和顧明卿沉默下來,這的確不是什么好事。現在臨安公主還有顧忌,所以不敢讓其他人知道她對唐瑾睿的心思,可要是等到臨安公主沒顧忌的時候呢?那時候就不好辦了。

    蘇勁松見唐瑾睿和顧明卿的表情不好,于是開口安慰道,“唐兄,嫂夫人其實也不必太擔心,咱們皇上是明君,我相信皇上定然不會任由臨安公主胡作非為的。”

    顧明卿卻沒有如此樂觀,人的心都是偏的。在親生女兒和臣子之間,孝康帝真的會偏向一個臣子?顧明卿是不相信的。還有自己的女兒做錯事了,人都會為自己的女兒找借口,比如女兒是不想那么做的,都是別人勾搭壞的。

    孝康帝一旦產生這樣的想法,唐瑾睿的仕途就危險了。

    這可真是飛來橫禍,怎么就攤上了臨安公主這樣的麻煩!

    顧明卿現在真是想弄死臨安公主了,前提是別牽累到她一家。

    因為蘇勁松的話,接下來吃酒時,氣氛還是有些沉重。

    兩日后,鎮國公府來信,是冷夢凝寫來的。原來冷夢凝有孕了,剛剛好一個月。

    這可真是好消息!

    顧明卿因為臨安公主而沉重的心瞬間輕松了不少,人在倒霉時,聽到好消息,的確是能讓人身心愉悅啊。

    第二日,顧明卿就帶著禮物去看冷夢凝。

    懷孕后的冷夢凝似乎有些變了,五官還是那個五官,臉還是那個臉,但是眉眼間洋溢著慈祥的母愛,手溫柔地撫摸著仍然平坦的小腹。

    冷夢凝看到顧明卿,高興道,“明卿,趕緊坐到我身邊。”

    說著,冷夢凝將屋子里的人都打發了出去。

    顧明卿依言做到了冷夢凝身邊,看著冷夢凝,就不禁笑得十分愉悅,“有孕了,這可真是好消息。佟大公子知道你懷孕了,他肯定很高興吧?”

    冷夢凝點點頭,“嗯,他是挺高興的。平時都難見他一個笑容,不過這次我懷孕了,他倒是笑了。而且還笑得很明顯,我看著心里也高興。”

    “沒想到時間過得這么快,轉眼間我就要當姨了。”

    冷夢凝睇了一眼顧明卿,“我讓你當姨了,你可還沒讓我當姨呢。”

    冷夢凝說著湊到顧明卿耳邊小聲道,“什么時候讓我當姨?”

    顧明卿嘴角一扯,什么時候讓冷夢凝當姨?那還真的有些早,她還沒跟唐瑾睿同房呢,孩子的事那就更不知道到什么時候了。

    “有你當姨的時候。急什么。”

    冷夢凝也不想給顧明卿壓力,于是連連點頭,“是!是!我才不急呢。我這有了身子,是既高興,又有煩心的事。”

    顧明卿不解道,“懷孕了,這有什么煩心的事?這時候誰還敢讓你不痛快不成?”

    “我有了身孕后,按理是該給夫君的身邊放個人伺候,只是——”

    顧明卿看出冷夢凝猶豫的是什么,于是道,“你不樂意?”

    “沒有。我沒有不樂意。心里雖然不高興,但是我心里也清楚,這是大戶人家的規矩,輪不到我不高興。就是我懷孕后,我前頭那個的娘家人來了,他們要把我前頭那個的妹妹送進來當貴妾,我心里很是不舒服。”

    顧明卿眉頭一挑,“你不會同意了吧!?”先不說進來的是一個貴妾,就說這進來的是原配的妹妹,這身份就輕不得,重不得了。

    “有我同意,不同意的份兒嗎?我那婆婆已經答應了,有我說不的資格嗎?”

    顧明卿的臉驟然沉了下去,這是先斬后奏啊!擺明了是欺負冷夢凝!太過份了!



    ------題外話------

    前頭那章標題有誤,是一更,寫成二更了,不好意思哈!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