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無限之神話逆襲 > 第七卷 第七十九章 風虛門下
    沈劍心與羅長風對視著,片刻之后,羅長風明白了沈劍心所想,對他點點頭。

    微笑著拍了拍沈劍心的肩膀,羅長風徑直走向下一個,沈劍心松了口氣,眼中露出一抹感激之色。

    他并非看不上羅長風,不愿拜他為師,他只是不想永遠活在羅長風的羽翼之下。

    他們是兄弟,哪怕因輩份使得兩個人在師門有了不同的關系,可在師門之外,他們依然是兄弟。

    從稻香村出來起,就一直是羅長風在照顧他,但是他不想一輩子受羅長風照顧,他有自己的想法,畢竟,他也是個男人。

    羅長風走過令狐雍面前時,兩人只是相視一笑,他對沈劍心的態度,讓令狐雍知道,他不會收他們為徒,這是朋友間的默契。

    然后,羅長風停在了解松面前,轉過身正面面對他,看著他那如彌勒佛一般的笑容,羅長風咧嘴笑道:“沈劍心的身法,想學不?”

    解松那幾乎瞇成一條縫的眼睛頓時大張,透射出驚喜的光芒,如小雞啄米般連連點頭,“嗯嗯嗯……”

    羅長風表情不變,伸出食指指了指地上,解松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地,隨即恍然,樂呵呵的跪倒在地,拜道:“弟子解松,拜見師父。”

    羅長風滿意的點點頭,道:“自今日起,你便是我風虛門下大弟子了,起來吧!”

    “謝師父。”解松一骨碌爬起身,屁顛屁顛的跟在了羅長風身后。

    前三甲他便只收了個解松,然后向著第二排,進入前八強的另外五人面前踱去。

    走到李清月面前,解松在羅長風身后對她眨了眨眼,李清月輕輕哼了一聲,一張櫻桃小口不知不覺的撅了起來。

    羅長風好笑的看著她,道:“嘴都快能掛油瓶了,怎么,不服氣?”

    李清月脖子一梗,道:“當然不服氣,我只是運氣不好,不慎輸了半招而已,再來一次,我不一定還會輸。”

    羅長風嘿笑道:“別嘴硬,再來一次你還是會輸,你性子太急,跟人比武,短時間還穩得住,時間一長你就會急躁,輸是必然的。”

    李清月張口正準備反駁,卻發現,羅長風說的并沒有錯,之前若非自己太過貪功冒進,也不會被解松抓住機會了。

    反駁的話便再也說不出口,只是沒好氣的瞪著正沖她做鬼臉的解松。

    羅長風見此暗暗點頭,這丫頭還有的教,“怎么樣?愿不愿拜入風虛門下?我可以答應你,如果你以后能打敗解松,我就讓你做大師姐,他做師弟。”

    李清月眼前一亮,仰頭看著羅長風,道:“這可是你說的。”

    “嗯嗯,我說的。”羅長風笑吟吟的點頭。

    李清月果斷跪倒拜師:“師父在上,請受弟子一拜。”

    “起來吧!”

    待李清月爬起身,解松擠眉弄眼的道:“師妹,在你沒打贏我之前,我都是師兄哦!”

    李清月一聽,柳眉頓時微微上挑,臉頰上鼓起兩個小包,一副“好氣哦”的表情瞪著解松。

    不過他說的還真是那么回事,當下咬著牙道:“師妹向你問好了,大……師……兄。”

    解松笑瞇瞇的道:“嗯嗯,你也好啊!小……師……妹。”

    聽著兩個新收弟子那火藥味十足的對話,羅長風咧嘴一笑,以后不會無聊了。

    收了這兩個徒弟,原本他沒打算再收其他人,可當經過韓自明身邊時,忽然聽到一陣笑聲。

    “嘿嘿嘿……”

    羅長風腳步不由自主的頓了頓,扭頭看向韓自明,只見他正帶著一臉諂媚的表情,沖他不住嘿笑。

    羅長風眉毛一挑,轉身看向他,正準備開口,誰知這小子見他面向他,立馬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大禮參拜:“弟子拜見師父。”

    “……”

    羅長風張著嘴,卻說不出任何話來,他原本是想問他笑什么,誰知這家伙來這么一出,此時他心里有一萬句“臥槽”想說,卻終究開不了口。

    韓自明這家伙也算機靈,他知道自己武功只是中游水平,沒什么出彩的地方,其他真人估計看不上他,羅長風可以說是他唯一成為親傳弟子的機會。

    他也看出羅長風沒打算再收其他人,便趁羅長風經過自己面前時,故意發出笑聲,吸引他的注意力。

    羅長風腳步一停下,轉身面對他,立馬跪下拜師。

    他也是在賭,他知道羅長風性子隨和,所以他賭看在同一屆弟子的份上,羅長風應該不會打他的臉,讓他以后在其他弟子面前抬不起頭來。

    至于使這些小手段拜師成功,以后羅長風對他會不會不滿,那個不重要,只要能拜師成功,他自然有的是辦法消除羅長風的不滿。

    羅長風此時想的卻是,這家伙是個極品舔狗,有他在的話,以后日子或許會十分舒心,也就不再郁悶,坦然道:“起來吧!以后你就是風虛門下三弟子了,多跟師兄師姐學習,莫要給我風虛一脈丟人。”

    韓自明心下大喜,再度拜道:“謹遵師父教誨,弟子定然勤修不綴,努力給師父增光,絕不給風虛一脈抹黑。”

    “嗯,希望你記住今日所言,起來吧!”羅長風這次不敢再順著弟子間的間隙往前走了,直接轉身,從剛才解松離開后,留下的空隙穿了出去。

    韓自明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看向解松與李清月,抱拳躬身道:“見過師兄師姐。”

    韓自明是個什么樣的人,與他相處了一年半的解松李清月自然知曉,對于羅長風收下他也挺高興的,因為跑腿打雜的人有了。

    李忘生他們因弟子阻隔,沒注意到怎么回事,只是在奇怪小師弟怎么會收下這個沒什么出彩之處的弟子。

    而與韓自明站在一起的弟子們卻看得清清楚楚,所有人腦子里都有一句MMP,卻沒法說,只能有蛋的蛋疼,沒蛋的胸疼。

    羅長風走回李忘生等人身側,笑道:“師弟專美于前,若無意中搶了師兄師姐看上的弟子,對不住了。”

    李忘生哈哈笑道:“小師弟眼光獨到,所收弟子皆是可造之材,都是為我純陽培養傳人,何必那么見外?”

    羅長風笑了笑,道:“師弟能力有限,就先帶三個弟子了,師兄師姐請。”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