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霸道總裁求抱抱 > 第1742章,顧東城的齷齪
 郝燕遲疑。

她在考慮,要不要等袁鳳華不在時自己再進去。

畢竟她們是彼此胡不待見的。

不過,隔著病房玻璃,里面的顧懷天似乎已經看到她了。

郝燕只好推開了門。

她微笑,“叔叔!”

顧懷天笑容滿面,“燕子,我等你很久了,還以為你給忘記了!”

郝燕柔聲解釋,“怎么會呢,我臨時有點事情,所以耽擱了些時間!”

過程中,她不忘仔細觀察顧懷天的氣色。

似乎比上一次還要好一些,兩邊的顴骨上都有紅潤。

或許真的是心情的關系,她答應了顧東城的請求,所以顧懷天沒有什么遺憾,看起來更加有活力一些。

一旁的袁鳳華,抬眉瞥了她眼。

不情不愿的說了聲“來了”,便很快別過了臉。

袁鳳華自從真實面目暴露出來后,也不需要再偽裝了,她對于郝燕的厭惡可以直接表露出來,不過顧及到丈夫,她也還是不敢太明顯。

不過這些,郝燕絲毫不在意。

她對袁鳳華這個人不放在心上,就是最大的蔑視。

更何況,在袁鳳華面前,郝燕從不會低聲下氣,當年自己是被陷害的,若不是她是顧東城的母親,以及看在顧懷天養她的恩情上,她當時會報警的。

郝燕將手里的鮮花插放在花瓶里,“這是我在門口花店買的鮮花,特意挑了開得最好的,兆頭好,讓您看著心情也好!”

顧懷天道,“很香,感覺你帶著花來了,整個病房都生機勃勃了!”

袁鳳華一臉不屑。

顧懷天皺眉問她,“對了,東城呢?

他不知道燕子來嗎,怎么還不快叫他回來!”

袁鳳華慢騰騰的回說,“他出去打電話了,可能忙!”

“你出去叫!”

顧懷天道。

除了他樂于見到兩個孩子在一起,也是故意想要支走妻子,免得她總是帶著不悅的情緒。

袁鳳華只好道,“知道了!”

病房里只剩下他們兩人,談笑聲更多了些。

郝燕嘴角翹起,始終含著笑意。

只是她內心里一直知道,這樣陪顧懷天見面聊天的機會,幾乎是見一次就少一面的……手機鬧鈴聲響起。

顧懷天笑著解釋,“我好像該吃口服藥了!”

郝燕倒了杯溫水,幫他拉開抽屜,里面放了不少醫生開的處方藥。

她道,“叔叔,里面的藥已經空了!”

顧懷天見狀,皺了皺眉,“是嗎?

好像是最后一盒了,沒了話,那得去叫主治醫生再給開新的才行!”

口服藥,一般都是要規定時間內服用的。

袁鳳華還沒有回來。

郝燕心知肚明,雖然她表面上答應了顧懷天出去找兒子,但只是敷衍,她巴不得自己和顧東城少見面,這會兒恐怕已經下樓散步去了。

這種處方藥,是不能自己隨便去開的。

郝燕剛剛看了藥盒,是抗癌的藥物,若是中斷可不行。

走廊里似乎沒看到護士,她連忙起身道,“叔叔,我幫您去找一下主治醫生吧!”

“好!”

顧懷天點頭。

郝燕拿著空藥盒,走出了病房。

主治醫生的辦公室。

門板沒有關嚴,留有一道縫隙,里面有隱約的對話聲。

顧東城坐在椅子上,正在詢問有關自己父親的病情,“吳主任,我爸目前的身體狀況怎么樣了?”

吳主任回答,“顧先生,你放心,你父親的病情控制的很好,他這次突然昏迷被送來搶救,主要是他心臟有舊疾,又受到了刺激導致的!雖然有些驚險,但目前來說,是不需要進行手術的,現在他已經是健康的狀態,至于……”吳主任說到這里,語氣明顯一頓。

兩人眼神交匯,有秘密的漣漪波動而過。

吳主任身子略微上前傾,這是有些心虛的表現,他道,“有關癌癥的事情,我會按照你之前囑咐我的,會繼續隱瞞他們!”

顧東城瞇了瞇眼睛,“麻煩你了吳主任!”

他唇角微抿,眼底有很陌生的陰鷙。

顧懷天的癌癥,是假的。

顧東城買通了醫生,騙了父母,尤其是郝燕。

曾經那次的宴會上,結束時莊沁潼找了他,她愛秦淮年,所以想要邀請他一起合作,為兩人各自得到心中所愛。

當時顧東城拒絕了。

他的人生里,最重要的兩件事就是郝燕和音樂,都是不摻任何雜質的。

顧東城不喜歡處心積慮,也不恥那種行為。

可是……他滿心得不到的痛苦,卻如燒開滾燙的油一般,燒灼著他。

在一次又一次看到郝燕和秦淮年的親昵,顧東城忍受不了,他主動給莊沁潼打電話,答應了和她合作。

然后,他始終在蟄伏。

顧東城私下里,不止一次的和顧懷天暗示過,他心中放不下郝燕,并且只想娶她一個。

再后來,他和袁鳳華的沖撞,沒想到被顧懷天撞見。

當時看到搶救后被送到ICU里的父親,顧東城心底的惡魔逐漸露了出來。

他不想放過機會。

顧東城選擇了最齷齪的方式,以患癌的父親為要挾,用道德觀綁架了她。

他瞧不起自己,卻仍舊這樣去做了。

吳主任忍不住提醒,“只是顧先生,你父親現在的身體很健康,并沒有患癌,也沒有擴散的癌細胞,就連我給他開得藥,也都是后續你掉包換掉了,如果一旦時間長了,還是會露餡的!”

顧東城道,“這點我知道,我會想辦法的!只要吳主任記得答應我的,這件事別讓任何人知道就好!”

“你放心!”

吳主任表示。

“嗯!”

顧東城點頭。

他從椅子上站起來,頷首道,“沒有其他事情的話,吳主任,我先回病房了!”

吳主任點頭。

顧東城往辦公室外走。

門板拉開時,他身形陡然一震。

顧東城瞳孔因震驚和慌亂而放大,“燕……”門外面,一道纖細的倩影站立在那,似乎已經很久了。

郝燕白皙的臉上面無表情,清湛的眼眸里有著攝人心魄的寒芒。

顧東城心臟猛地往下沉。

尤其是看到她此時的臉色,心中更是涼了半截。

他的聲音都無法順暢起來,“燕,你、你怎么……在這里?”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