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婚內謀情:總裁太心機 > 第1144章 買回來
“默爾,她們也會想著你,也會化作天上的小星星,一直守護著你。但是在凡間的你,由我守著,誰也不能來傷害你。”

    宋默爾哭聲漸漸地收起來。

    K去而復返,拿來紙巾為她擦眼淚。

    “多大的人了。”

    宋默爾搶過了紙巾,瞪了他一眼,“你還說!”

    “我不說了,你慢慢地擦。”k摸著她的頭發,手背感受到了一股濕意,摟住她進入屋子里。“好像有雨,我們先進來。”

    優子和馬丁也從回來,“哇,居然下雨了。”她穿的針織衫上,也有雨滴。

    宋默爾擦了眼淚,在k的撫觸下好許多。

    “你們回來了。”k把他們的注意力吸引到他身上。

    宋默爾注意到滴水的優子,“優子,你沒……”她斷了后半句,她看到了馬丁轉過來。

    毫不夸張雨水是要更偏愛大塊頭,尤其是幫女朋友擋住的大塊頭,后背連同褲子都是濕的。

    正面看好像是優子被滴得最多。

    他們回來還是淅淅瀝瀝的雨,進屋便是瓢潑大雨。

    宋默爾看他們在整理濕漉漉的衣衫,‘轟隆’一聲悶雷加上閃電,“啊!”宋默爾恐懼地捂著腦袋蹲下去。

    K一秒鐘抱住她,“沒事!我在這兒!沒事!有我在,別怕,默爾,睜開眼看看。”

    宋默爾睜開眼,是他擔憂的眼神。

    “還怕嗎?怕,我們就去房間里,別在這兒待著了。”

    優子也比較擔心她,都不顧馬丁讓他去衛生間洗澡。

    “默爾,我陪你進去吧。”

    她比較怕打雷。

    優子見識過,有一次她半夜被嚇醒的時候,優子也著實嚇了一跳。

    “今晚上應該會一直打雷,下雨到半夜,你早點休息就不會怕了。”

    K道:“你去照顧馬丁,我陪著她去休息了。”

    “好的,老板。”

    “你們好好休息。”k囑咐了一句。

    沖了個澡的馬丁出來就聽到這么一句,愣著看了他們好久。

    優子好奇地問他,“你看什么呢?”

    “我是在想k說的那句話。”

    優子想了想,“好好休息?”

    “對!”馬丁把優子的脖子摟過來,“你不知道,之前k從來不會說這樣的話。”

    “看來是默爾的作用。”

    “對。”馬丁把他們的互動看在眼中。

    優子贊同,“默爾是個很好的姑娘。”

    馬丁摸摸她什么都沒涂的臉,“跟優子一樣。”

    “噗呲。”優子捂嘴偷笑,“你最開始不是說,我像是女神嗎?”

    馬丁不好意思地摸鼻子,“還不是為了吸引你的注意,你不是喜歡研究古典文學嗎?”

    “所以你弄些文言文來介紹自己?”優子想到那一次,拆開字她都認識,但是組合在一起他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都是歐陽幫我想的,我還上網找了找,我覺得我說都沒有問題。”馬丁難得費這么多腦細胞為她想的。

    優子更想笑了,“后來我知道是你,頓時就覺得其實還好啦。”

    馬丁捕捉到了重點,“什么叫后來。”

    “最開始我沒有存你的電話號碼。我就沒在意。以為是垃圾短信。”優子還想起,她因為看不懂,是宋默爾到她旁邊給解釋了一遍。

    馬丁的心在滴血,垃圾短信……沒在意……沒存電話號碼,都是戳心的刀子。

    罷了罷了,現在都已經在一起了。

    當初花費這么多心思,得來了的結果卻強差人意。

    “我去洗澡。”優子跟他說一聲,免得待會兒又出來大聲嚷嚷著找她。

    馬丁的眼睛一下亮了,“你不會害怕嗎?要打雷,會下大雨,萬一要是閃電的話,衛生間的電器插口還會閃爍火花……”

    優子在思考他話的真實性,一道房門打開,是k,他陰郁的一雙眼睛盯著馬丁。

    馬丁瞬間明白了,“對不起,我不是不故意的。”

    然后k進屋子里了。

    優子捂著嘴狂笑,沒見過她這么開心,果然還是幸災樂禍。

    馬丁拉開她的手,一頭吻下去,優子軟得舍不得欺負,有好一會兒,馬丁覺得自個兒要失控了。

    把她放開,“去洗澡吧,我等著你。”

    優子臉紅撲撲的,不好意思。

    馬丁在她耳邊保證。

    優子眼睛撲閃撲閃,“真的嗎?”

    馬丁不會是那種光憑著一個單純的眼神就原諒她的人,他巴不得從里到外欺負一遍。

    奈何是幻想。

    他點頭,“你去吧。”

    優子去洗澡了。

    馬丁咒罵了幾句,回房間去。

    外頭的動靜稍微小一點,k拿開捂住宋默爾耳朵的手,“現在聽得到聲音嗎?”

    “聽不到了。”

    “嗯。”k把她摟住,“你好好睡一覺,一覺起來就好了。”

    宋默爾卻有話說,“我想跟你說一件事情。”

    “說。”

    “我姑姑的房子,我想回去住。”宋默爾下定決心,“之前是你不懂事,害了我姑姑……所以說,我不想這樣。”

    “等一下。”k找到她話里的點,“你的意思是,是你害了你姑姑?”

    “對,那晚上她打電話給許多人,都為了找我。甚至拜托厲少城去幫忙找我。”

    K猜測陳衫跟她也是那時候建立的感情。

    “可是,當時的你不知道,三個人在屋子里,你姑宋蘭芝無意之間地發現了他們三個人中一個人的存在。你姑姑被殺害了。”

    “他們不是為了錢財,也不是為了……”k停頓了一下,他說的,宋默爾都能懂。

    “說到底。是想起看看你姑姑的木雕作品。”

    “所以,后來被我們找到,也是因為這個,他們返回作案現場是想盜取木雕。到黑市去換錢。”

    “你姑姑享譽中外,人人都說她是大師。你應該懂得。默爾,你不該把這個責任強加在買自己身上。”

    “我……”宋默爾聞言又是一臉濕潤,“想起那晚上她跟我打了那么多電話,那時候我不知道為什么,沒有聽到,一直在外面玩,我真的不是那樣的人。K,你相信我,嗚嗚嗚……我好想她。”

    “不是你的錯,不是的,默爾。換個角度想,要是那晚上你回去了,可能后果更加不堪設想。”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