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的奶爸人生 > 第七百六十四章 旅途(求月票)
    “爸爸,你看這是什么?”正在看手機的方圓,忽然聽見小家伙的聲音。

    抬起頭來,就見小家伙急匆匆地從門外跑了進來。

    “什么東西?”方圓好奇問道。

    “噔~噔~”小家伙把她手里的東西遞到他的眼前。

    “招財貓?你買這個干什么?”方圓囧道。

    “喵,喵,只是巧克力呢。”小家伙開心地道。

    “包里那么多巧克力,你還買?”

    “這個不一樣,這個是貓咪巧克力。”

    “有什么不一樣,還不都是巧克力?”方圓無語地道。

    “你看,媽媽說它還能當做存錢罐呢。”小家伙得意地道。

    方圓伸手接了過來,原來招財貓是鐵皮做的,打開后里面放著的是巧克力,頭頂上有個洞,可以塞硬幣進去。

    “好吧,那你留著好好的存錢吧。”方圓遞還給她道。

    這時候藍彩衣拎著一個小袋子也從外面走里進來,看樣子是化妝品。

    “買了點補水的護膚品。”藍彩衣道。

    她之前在鹿市,用的護膚品并不適合寒冷的冬季。

    方圓點了點頭沒說什么,而是看向努力掰開招財貓的小家伙。

    藍彩衣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于是道:“是爸爸給她買的,攔都沒攔住,說她就是我們家的小招財貓。”

    藍彩衣說著,自己也笑了起來。

    “他們人呢?”方圓隨口問道。

    “在給奶奶買衣服,小家伙等不及要回來給你看看她的招財貓,所以我們就先回來了。”藍彩衣說著,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然后打開手中的袋子,拿出護膚品擦拭起來。

    方圓見旁邊小家伙半天也沒摳開招財貓的盒子,于是順手拿了過來:“爸爸幫你打開吧。”

    小家伙趕忙伸長脖子看著。

    方圓打開來,里面包裝很精美的一包巧克力,看質量應該不錯,可惜小家伙看也沒看一眼。

    直接塞到方圓手中,“爸爸吃。”

    然后把招財貓拿過來,抱在懷里呵呵傻笑,愛不釋手。

    “過來,媽媽幫你擦點香香。”

    藍彩衣把她抱過來,給她小臉上擦了一些護膚品,小家伙不耐地搖來搖去,但是最終還是被媽媽把小臉搓揉了一番。

    “真麻煩,我皮很厚的,根本就不用擦。”小家伙嘀嘀咕咕地道。

    “是,是,是,媽媽知道你是皮厚的寶寶。”藍彩衣在她小屁股上拍了一下把她放開。

    小家伙聞言可高興了呢。

    藍彩衣沒管她,而是站起來,然后坐在了方圓的腿上。

    “來,你也擦一擦。”藍彩衣笑著說。

    方圓閉上眼睛,隨她在自己臉上擺弄。

    “你別仗著自己皮膚好,就不用護膚品,等你想用的時候就遲了。”藍彩衣嘮嘮叨叨的,仔細的把護膚品給方圓臉上抹均勻。

    兩人臉靠的很近,彼此間都能聞到對方的呼吸聲。

    “媽媽走開,這是我的。”小家伙忽然過來推藍彩衣道。

    “誰說這是你的?我是他老婆唉,我當然能坐。”藍彩衣回過頭來笑著問道。

    方圓睜開眼睛,伸手摟住藍彩衣的腰。

    小家伙立刻把他的手掰開,“哼,我是還是爸爸最最喜歡的小寶貝呢,爸爸,你說對不對?”

    一邊說著,還一邊往方圓身上擠。

    然后抓著方圓的一只手,讓他摟著自己。

    “這小東西,媽媽還給自己生了個情敵啊。”藍彩衣揉了揉她的頭發,不滿地道。

    方圓笑了起來,把頭伸到小家伙的臉旁道:“來,給爸爸聞聞香不香。”

    “香嗎?”小家伙滿是期待地問道。

    “香,啪嘰。”方圓在她小臉蛋上親了一下。

    然后不等藍彩衣反應,又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都很香。”

    “要死啦,有人看著在呢。”藍彩衣輕拍了一下他,嬌嗔道。

    梁飛白等人趕忙把頭轉過去了,表示什么也沒看見。

    方爸爸他們等快登機的時候才回來的,一行人買了不少東西,最多的就是方媽媽和奶奶的衣服。

    方媽媽之前也有準備,但是方爸爸不太滿意,正好乘此機會又買了些。

    免稅店里的都是國際品牌,即使免稅價格,但絕對不是方爸爸和方媽媽能接受的價格。

    但是方爸爸給方媽媽和奶奶買起來絲毫不心疼,覺得一輩子都沒讓方媽媽過上好日子,現在兒子幫他們實現了,怎么能又舍不得呢?

    固執的很,方媽媽和奶奶兩個人攔都攔不住,一攔就大聲嚷嚷,方媽媽怕丟人,也就隨他去了。

    但他自己卻一件都沒買,舍不得,也算是變相的雙標了。

    方媽媽回來的時候,嘴上不停的埋怨老東西花錢大手大腳,一點也不知道節約,但是臉上的笑容怎么也掩飾不住。

    銀行安排的頭等艙,比方圓之前自己買的變相商務艙要好多了。

    座位相當寬敞,拖鞋、降噪耳機、雜志、電視都有。

    但并沒有三人并排的座位,只有兩人情侶座。

    小豬豬自然霸占了旁邊的位置,藍彩衣只能隔著個過道。

    飛行過程中提供堅果和飲料。

    小家伙大概有點無聊,小屁股不安地在座位上扭來扭去。

    于是方圓找了個游戲,兩人一起打游戲。

    類似于馬里奧那樣的小游戲,小家伙第一次玩,非常的興奮,要不是方圓不停的提醒,她大呼小叫的聲音都能吵死人了。

    即使這樣,還是引來坐在過道對面的媽媽的瞪視。

    不過誰在乎啊。

    本來覺得無聊的小家伙,恨不得旅途再長一些才好呢。

    但是時間可是永遠不會停留的,小家伙感覺只是一瞬間的事情,怎么就要下飛機了呢?

    她都還沒玩過癮。

    等下了飛機,雖然還沒出航站,但已經能感覺滲人的涼意,小家伙不自覺的縮了縮脖子。

    機場考慮的很仔細,經濟艙下機后都有專門的換衣間,更別說頭等艙了。

    于是一家人到達泉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換衣服。

    方圓穿上一條厚褲子,再穿上一件羽絨服就差不多了。

    但是小家伙可不行,里面穿了一套保暖內衣,上面是毛衣加羽絨服,下面是加厚加絨的褲子和毛茸茸的棉鞋。

    再給她套上手套,帶上帽子和圍巾。

    穿的跟小企鵝一樣,小家伙很不習慣地不停扭動著身子。

    “媽媽,我不穿這么多行不行?”小家伙哭喪著臉問。

    “不行,不穿出去會凍感冒的。”藍彩衣一口拒絕了。

    “媽媽,哇~”

    小家伙忽然大哭起來。

    “好了,怎么哭了呢?是穿多了不舒服嗎?”方圓趕忙把她抱起來問。

    小家伙伸手想要摸眼淚,忽然發現雙手也變成了毛茸茸的老虎爪爪。

    “你看,這是奶奶給你做的,多可愛。”方圓趕忙幫她抹了抹眼淚。

    “爸爸,我……我不會走路了呀。”小家伙說著,又大哭起來。

    原來衣服穿得太多了,她有點邁不開腿,跟小螃蟹一樣移動了幾步,忽然發現不知道怎么走路了,所以這才哭了起來。

    方圓聞言哈哈大笑起來。

    “大老虎爪爪抓你。”小家伙一爪子呼他臉上。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