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權路迷局 > 676 狼狽的田望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如何跟項瑾提去江中的事,并不只是簡簡單單幾句話的事情。
    
    夜深,孩子都已經睡了。項瑾也已經進入迷糊的狀態,梁建輾轉在床上,難以入眠。一轉頭,看到她那張沒讓歲月留下多少痕跡的臉龐,心內便涌出一陣陣的內疚。
    
    事情轉折得太突然,他都沒來得及想好,該怎么跟眼前這位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來交代。
    
    正當他為此心煩時,手機忽然響了。梁建抓過來一看是田望的電話,立即就拿了手機出了臥室,直奔書房。
    
    門一關,梁建就接起電話,問:“田秘書,這么晚了,什么事?”
    
    電話那頭,田秘書聲音壓得很低,像是不方便說話:“梁秘書長,請您務必幫幫我。”他的聲音里透著焦急。
    
    梁建眉頭一皺,就問:“你怎么了?”
    
    田秘書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支吾了好一會兒,道出一句:“能不能麻煩您來一趟皇朝酒店,您來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實在是不好意思說出口。”
    
    首先,田望是屈平的秘書。其次,兩人平日里關系雖然算不上太好,但也還可以。最后。以前田望多多少少也幫過他。
    
    這三點綜合,人家現在有難,梁建要是不伸手,有些說不過去。于是,便說道:“那你等著,我現在過來。”
    
    掛了電話,梁建走回臥室,叫醒了酣睡中的項瑾,跟她說了一聲,然后就匆匆下樓,拿了車鑰匙,就出門了。
    
    皇朝酒店,在市中心最繁華的地方。還好,如今夜深,路上車輛已經少了許多,倒也沒堵車,要不然,從梁建住的地方過去,沒有一個小時,到不了。
    
    趕到皇朝酒店樓下,停好車,梁建給田望打了電話。響了兩下,就被掛斷了。很快,梁建就收到了田望的短信:“包房,8307。”
    
    梁建趕緊拿了錢包,就坐電梯,直接到了三樓,找到了包房8307。準備推門進去的時候,卻被旁邊服務房里轉出來的女服務員給伸手攔住了。
    
    “這位先生您好,請問您找誰?”女服務員年紀不大,但身材和臉蛋都長得不錯。如果一個女人最完美是十分的話,這服務員,至少能打個八分左右。梁建打量了一下她,道:“我朋友在里面,我進去找他,有什么問題嗎?”
    
    服務員上下一打量他,卻還是沒放人的打算,不卑不亢地說道:“不好意思先生,麻煩您先在這里等一下,容我先進去通報一下。”
    
    梁建不知道是這里的服務規矩就是這樣,還是這房間里的某位特意這樣叮囑了這位服務員。不過,跟一位服務員起沖突沒必要,梁建點了點頭,同意了。
    
    女服務員走進了旁邊的服務房,從里面的另一扇門,進了里面的包廂。沒多久,這位女服務員就又回來了。
    
    她看著梁建,道:“您的朋友確實是在里面,不過,這會兒,他可能不方便見您。要不這樣,我給您旁邊開一個房間,您坐一會喝杯茶休息一會,等他方便了,我再帶您見他如何?”
    
    梁建本不想與這位服務員為難,但明顯,他要是按照這位服務員的說法來,估計他這趟過來是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所以,當即他就沉下了臉,厲聲道:“那麻煩你再進去跟一位叫田望的同志說一聲,就說我是他的領導,我現在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當然,他如果還是不見我的話,那我就只能報警,讓警察進去帶他出來了!”
    
    女服務員聽到梁建要報警,原本一直平靜的臉上,頓時有了慌色。她忙說道:“這位先生,您別急。您剛說您是田先生的領導是嗎?這樣,您先到旁邊喝杯茶休息一下,我再進去給您問一問,您看行嗎?”
    
    “茶就不必喝了,你趕緊進去,我只在這里等三分鐘。三分鐘要是見不到人,那我就報警。”梁建冷著臉朝著這位服務員,毫不客氣地說道。
    
    服務員皺起眉頭,還想要再跟梁建這邊爭取一下。梁建直接抬起手臂,看著手表,道:“現在開始計時。”
    
    服務員看著梁建,一咬牙,扭身就從服務房那邊直接進包房了。很快,這一直緊閉著的包房大門,終于咔嗒一聲開了。聽聲音,似乎還是鎖上的。
    
    梁建頓時更加好奇起來,這田望到底在里面干嘛,竟然連房間門都是鎖上的。
    
    門一開,田望就出來了,神色有些狼狽,衣衫也有些狼狽。
    
    梁建打量了他一下,指了指他一半溜到了褲腰帶外面的襯衫下擺,道:“整理整理。”
    
    田望低頭一看,本就有些泛紅的臉頰更紅了。連忙低頭將衣服整理好了,然后催著梁建就要走。
    
    梁建問他:“你這怎么回事?”
    
    田望一邊抬腿就要走,一邊低聲說道:“待會到車里我再給你細說。”他話音剛落,田望剛才出來帶上的門,就又開了。這回出來的是一個身姿妖嬈的女人。這女人身形袖長,肌膚雪白。穿著一襲大紅色的晚禮服,將那身材裹得前凸后翹的,尤其是胸前,絕對偉岸。那雪白和深溝,簡直引人犯罪。再看她的臉,五官柔和,在淡雅妝容的襯托下,竟然透著幾分清純的感覺。這清純臉蛋,再配上她那魔鬼身材,這樣的女人,天生就是男人目光的焦點。
    
    梁建也算是見過不少女人了,可見了這個女人,依然情不自禁地愣了一下。
    
    “田大哥,這位就是你的領導嗎?”女人走過來,伸手就挽住了田望的胳膊,那一對酥胸,輕輕地貼在了田望的胳膊上。梁建能明顯地察覺到,田望的身體在這一瞬間,忽然就僵住了。
    
    “你好,我叫西婭,是田大哥的女朋友!”這為女子,語不驚人死不休。梁建雖然對田望的個人情況不是十分了解,但這個名叫西婭的女人,絕對不會是田望的女朋友。
    
    梁建看了一眼她伸過來的手,輕輕伸手碰了碰,就收了回來。然后看著有些失神地田望說道:“小田,你什么時候有了這么一個漂亮的女朋友?我怎么沒聽你說起過?”
    
    田望聽到聲音,晃了下腦袋,然后苦笑不得地對梁建說道:“什么女朋友!您別聽她瞎說,我跟她只是普通朋友的關系。”
    
    “田大哥,你怎么這樣!之前吃飯的時候,你不是已經答應人家,要做人家男朋友的嗎?再說了,人家現在人都是你的了,你要是不想對人家負責,那你就是王八蛋!”女人說著,就紅了眼眶。那嘟嘴委屈的模樣,仿佛真的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梁建看看她,再看看都快要哭出來的田望,心里暗罵這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他皺眉對那女子說道:“你們的關系我不關心,不過,我現在有重要的事情要找田望,麻煩你先回避一下,可以嗎?”
    
    女子看看梁建,又看看田望,那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忽然掠過一絲精明,然后說道:“那要不這樣,你和田望先去房間里談,我去個洗手間。放心,你們沒談好之前,我絕對不進來。”
    
    田望不說話,卻拼命地朝梁建搖頭。
    
    梁建緊皺眉頭,看看田望,再看看女子,略一猶豫,道:“西婭是嗎?你應該清楚田望的身份,我現在要跟他有很重要的事情,他必須立即跟我走。所以,你跟他之間的事情,能不能先放一下?我十分感謝,你能配合我們的工作。”
    
    西婭眉頭也皺了起來,笑容漸漸消失在嘴角。她看看梁建,又看看田望,眼里掠過些不甘心。大概七八秒過后,西婭重新笑了起來。不得不說,她那張透著清純的臉,笑起來的時候,還真有讓人怦然心動的魔力。即使她滿腹的心機,在她的臉上,也并不顯眼。
    
    “既然你們有重要的工作,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不過,田大哥,你可得答應我一個條件!”西婭盯著田望,雙眼水汪汪的,頗有些楚楚可憐的味道。
    
    田望似乎根本不敢看她的眼睛,躲閃著,問:“什么條件?”
    
    西婭露出一抹調皮的微笑,轉頭對梁建說道:“你是田望的領導,你幫我做個見證。我的條件很簡單,今天的飯沒吃完,明天田大哥得繼續陪著我吃。”
    
    梁建不等田望做出反應,就替田望先答應了下來。這女孩子,表面看著清純,內心說不定就裝著一個小惡魔。而且,他們兩個男人,也不好對一個小女孩做什么。所以,最妥當就是先答應她,然后脫身。至于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
    
    好不容易,擺脫了這個叫‘西婭’的女孩子,到了梁建的車上。田望長舒一口氣,道:“梁秘書長,今天可多虧你了。這大恩大德,我無以為報啊!”
    
    梁建看了他一眼,他言辭雖然夸張,但那神情,可一點也不夸張。他更加好奇,這個女孩子到底怎么田望了,竟讓田望有這樣劫后余生的感覺。
    
    “你跟這個女孩子是怎么回事?”梁建問他。
    
    田望抹了把頭上的冷汗,然后看向梁建,無力地說道:“還記得之前我讓你幫我品的三千五一兩的茶葉嗎?”
    
    梁建點頭:“當然記得。這么貴的茶葉,我也是難得才喝一回,當然不會輕易忘記。”
    
    田望苦笑了一聲,道:“這茶葉就是這個女的給我的。當然,我也給她錢了。簡單點說就是,她想讓我幫她做一些事情,所以她想籠絡我。說起來也怪我自己,一開始沒把持住自己,中了她的陷進。幸好,所陷不深。不過,梁秘書長,我敢用我的前途發誓,我絕對沒跟這個女孩子發生過任何不正當關系。她也不是我的女朋友,剛才她是故意那么說的。”田望緊張地看著梁建,生怕梁建有所誤會。
    
    梁建對田望的人品,還是有一定了解的。而且,看田望剛才對那女孩子畏之如虎的態度,估計也不敢真的跟她發生什么關系。
    
    為寬田望的心,梁建就說:“你放心,這一點我還是相信你的。”
    
    田望一聽梁建愿意信他,就長舒了一口氣。然后往后一靠,嘆聲道:“今天,還真是狼狽了。梁秘書長,讓您見笑了。”
    
    “誰都有狼狽的時候,正常。不過,這個女人似乎手段不一般,你怎么會和她這樣的女人扯到一起去的?”梁建問道。
    
    田望欲言又止,似乎對于這個問題,有些難以啟齒。梁建見他為難,便識趣地主動岔開了話題。這畢竟不是光彩的事,誰愿意自揭傷疤給別人看。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