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奶爸的文藝人生 > 第514章 帶破綻的故事和流動的鵪鶉蛋(為我是醉月啊的萬賞加更)

第514章 帶破綻的故事和流動的鵪鶉蛋(為我是醉月啊的萬賞加更)

    不只是曦曦,墨菲也好奇地看向楊軼。

    “你們知道過橋米線是怎么來的嗎?”楊軼問道。

    “我知道。”墨菲噗嗤一笑,“我知道你要說什么故事了!”

    楊軼挑了挑眉頭,故意說道:“是嗎?你都知道了?那我不說了。”

    “可是,可是我不知道呀!”曦曦搖搖頭,在椅子上扭了扭小屁股,焦急地叫道,“粑粑我要聽!”

    楊軼哭笑不得地說道:“好,媽媽不許劇透,我講給曦曦聽。”

    墨菲沖他示威地揮揮小拳頭,但眼里都是笑意。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書生,他為了能夠專心地準備考試,就在我們剛才去的那個滇池湖中心一個島上讀書。”楊軼說了起來,還帶著一點自己的修改,“島上可沒有東西吃,也沒有飯店,只有他自己一個人,所以,到午飯的時候,他的妻子就會來給他送午飯。可是,由于路途有點遠,她到島上的時候,飯菜都涼了。”

    “涼了不好吃!”曦曦已經被爸爸繪聲繪色的講述中,沉浸到了故事里,小姑娘還很好心地提醒道。

    “對!”楊軼拍了一下手,沖曦曦豎起大拇指,說道,“曦曦你太聰明了,沒錯,這飯菜如果涼了就不好吃!”

    曦曦被夸了,絞著手指頭,開心地笑了起來。

    “但沒辦法,那個時候有沒有現在這么方便,也沒有保溫盒,拿過去肯定會涼,怎么辦呢?”楊軼說道,他故意賣了一下關子。

    墨菲眼睛亮晶晶地看著楊軼,她聽出了楊軼講述的故事里面出現的破綻,但她就是沒說,憋著笑坐在那兒。

    “怎么辦?”曦曦歪著小腦袋想了一會兒,然后收斂起笑容,有些發愁地問道。

    “那個小娘子想到了一個非常好的辦法,就是弄出咱們吃的這種過橋米線,其他的菜都是燙得熟,然后用碟子盛著,放在了籃子里。而最主要的是這湯!”楊軼指了指大海碗,微笑著說道,“湯是煮好之后,上面覆蓋上一層肥雞熬出來的油。”

    小姑娘微微地張著小嘴巴,聽得入神了。

    “這層油可關鍵了,因為油蓋在湯面,能夠擋住湯里的熱氣,讓它不容易跟空氣接觸而熱量消失。”楊軼手指頭比劃著,聲容并茂地帶曦曦走進“科學”。

    好神奇啊!曦曦的大眼睛里都是驚奇的神采。

    “所以,小娘子帶著這碗熱騰騰的湯,到了島上,然后在放入之前燙熟的那些菜和米線,就跟我們現在這些一樣,所有的菜和米線都被熱滾滾的湯燙熱,而書生也可以吃上又熱又香的午飯,終于可以繼續努力準備考試了!”

    “這就是過橋米線的由來!”楊軼說完了,準備迎接女兒的贊美。

    然而,這個時候,墨菲忍不住了,她噗嗤一笑,說道:“等等,米線是有了,過橋呢?”

    楊軼愣了一下,他很快想到了關鍵,哭笑不得地解釋道:“那個小娘子上島的話,是通過一座橋走過去的,所以這個菜就叫過橋米線。”

    一邊說著,楊軼還忍不住沖墨菲瞪了瞪眼,似乎埋怨地在表示:“居然拆臺!”

    墨菲陰謀得逞,偷偷地笑著,也沖楊軼瞪了瞪眼:“哼,怎么,不服氣?”

    曦曦倒沒有覺得有什么,她覺得這個故事很有意思,而且也是長了見識,高興地在那里笑著,看著爸爸媽媽眉來眼去。

    因為湯還是有點燙,楊軼要了一個小碗,撈出一些,一邊吹著,一邊喂給小姑娘。

    楊軼夾起一條米線,看著小姑娘哧溜地吸到了嘴巴里,吧唧地吃著,關心地問道:“沒怎么樣?覺得好吃嗎?”

    “沒味道。”曦曦卻搖了搖頭。

    “沒味道?那你喝點湯,這個要就著湯一起吃,一筷子米線,一勺子湯。”楊軼舀點湯在小碗里,然后讓曦曦嘗嘗。

    終于,小姑娘眼睛亮了起來:“好喝!”

    曦曦跟著爸爸,嘴巴很叼的,什么東西好吃、什么東西一般,她都懂。這老鴨、老雞、豬骨頭燉的濃湯,還能不好喝嗎?

    再嘗嘗別的,雞肉還行、青菜不好吃、香菜不喜歡、薄薄的肉片也好吃,但曦曦最喜歡的,還是那個小巧的鵪鶉蛋!

    但每人碗里只有一個鵪鶉蛋,曦曦吃完自己碗里的,還想吃,眼巴巴地看著爸爸。

    楊軼便要夾自己的給她。

    “不要這個,不要這個!”曦曦卻焦急地抓住了爸爸的手,說道,“辣辣的。”

    曦曦是真的不喜歡辣,她都聞到了湯里飄出來的辣味。

    “不是很辣啊!”楊軼都嘗過了,這邊炒過的辣椒跟川省、湘南的比起來都根本不算辣,他說道,“不信你嘗嘗。”

    “不要,我不要!”小姑娘抗拒地搖著小腦袋。

    “要不我用水給你刷刷。”楊軼說道。

    曦曦的小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一樣。

    墨菲將自己碗里的鵪鶉蛋夾了過去,笑著說道:“那曦曦吃媽媽的。”

    曦曦這回就同意了,她還高興地張開小嘴巴,仰著小腦袋,指了指自己,樂不開交地說道:“麻麻,這里,給我吃!”

    “小懶蟲!”墨菲塞到曦曦的嘴巴里,看著她吃得眉飛色舞,不由地笑嗔道,“沒有了啊!”

    “我也吃飽了。”曦曦志得意滿地拍了拍小肚子說道。她剛才還喝了兩小碗濃湯,吃了很多肉,小肚子都已經鼓起來了。

    服務完女兒,楊軼才安下心來,揮動筷子,扒拉著哧溜了一大口米線,他也是有點餓了。

    不過,楊軼一邊吃,一邊將自己碗里的鵪鶉蛋夾給墨菲,墨菲慢條斯理地吃著,她還有一大碗。

    “哎,你別給我啊!”墨菲看到自己的清湯上面飄起了一點辣椒油,雖然對楊軼這關心的舉動感到心里暖暖的,但還是忍不住嗔道。

    “你一個人吃兩個人的分量,快多吃一點。”楊軼笑著說道,“而且真的不辣,我不騙你,你試試,要是辣你揍我好吧?”

    “又打不動你!”墨菲輕輕地拍打了一下楊軼的肩膀。

    楊軼笑著,將自己碗里的最好吃的鴨肉繼續夾給她:“乖,多吃一點。”

    “我不要,我可不要在懷孕的時候,變成胖子孕婦!”墨菲沒好氣地嗔道,“夾回去啦,你都沒有什么菜了!”

    “曦曦剩下的還歸我,怕啥。”楊軼笑道,“而且我不喜歡吃鴨肉。”

    當然,這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墨菲在家里都跟楊軼吃過鴨子。

    墨菲拗不過楊軼,只好想了想,她從自己碗里,將那些花花的豬肉和帶著點脂肪的雞肉夾給楊軼:“那你幫我吃這個,太油膩了!”

    其實不算特別油膩,這樣的豬肉和雞肉才好吃!

    楊軼和墨菲就這樣,你推我讓,一份過橋米線吃了好久。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