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奶爸的文藝人生 > 第473章 丈母娘看女婿(4/4,為逍遙的萬賞加更)

第473章 丈母娘看女婿(4/4,為逍遙的萬賞加更)

    雖然也是一年不見,但曦曦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外婆,她將手從媽媽的手里收了過來,然后開心地飛撲上去。

    周夢玉俯下身,雙手扶抱住曦曦。

    “外婆,我好想你呀!”小姑娘一頭扎在了外婆的雙腿間的裙擺里,然后努力地抬起頭,軟軟甜甜的聲音傳了出來,伴隨著她可愛的笑臉。

    “外婆也想你,這么久不見,外婆的小寶貝居然能說出這么順溜的中文了!”周夢玉抱著這小人兒,臉上綻放出了笑容,魚尾紋毫無顧忌地在她的眼角浮現。

    周夢玉的普通話很有意思,楊軼能聽得出來,是輕度的港普加上輕度的寶島腔,明顯,她也是受到了墨鶴年的影響。

    “嘻嘻!”曦曦不知道這句話怎么答復,她就覺得自己是被外婆夸獎了,一臉的開心。

    “媽!”墨菲迎了上去,想要幫周夢玉拖行李箱。

    “伯母好,給我來吧!你不要拿重物!”楊軼一邊打著招呼,一邊搶著干活。

    墨菲只好讓給他,但還是拍著楊軼的肩膀,嗔道:“叫什么伯母?叫媽!”

    楊軼剛才也只是擔心一上來叫“媽”會不會有些突兀,現在墨菲說了,他也便順水推舟地改了稱呼。

    “好,都挺好的。”周夢玉微笑著,對楊軼很和藹地點頭說道。

    她看楊軼的眼神,跟墨鶴年有著很大的區別。

    雖然一開始,周夢玉對楊軼還是有不少怨言,但從墨曉娟那邊,了解到楊軼很多事跡,和問清楚楊軼沒有照顧懷孕的墨菲的真實原因之后,周夢玉已經對楊軼有了徹底的改觀。

    墨鶴年多少還有些老丈人的矜持,但周夢玉卻不吝嗇她眼神里對楊軼的欣賞。

    道理很簡單,自己女兒是單身媽媽,再找到合適的、愛她的、又能接受她孩子的男人比較困難。作為母親的周夢玉,做夢都盼著墨菲能過得幸福!

    現在,墨菲終于結婚了,而且對象就是曦曦的生父,更何況,這個男人對墨菲是真的不錯,據墨曉娟說,楊軼從來不沾花惹草,這樣的條件,她還有什么挑剔的呢?

    “我跟我粑粑說,外婆超級會做衣服的!”這會兒,曦曦湊到了周夢玉的耳邊,邀功一般地說道。

    楊軼在前面領路,但他耳朵尖聽到了,便回頭說道:“是的,曦曦說了之后,我還跟墨菲說,咱們現在去挑婚禮服,還不如讓媽您給設計一套。”

    周夢玉笑了起來,她親了親曦曦的小臉蛋,然后說道:“你們啊,可是給老婆子我帶來了一個大難題!”

    不過,周夢玉的話里,沒有拒絕的意思,看來她也是來了興致。

    “媽,我跟你說,楊軼認識一個老裁縫,他那里什么工具、什么布料都有。”墨菲怕周夢玉抱著曦曦太累,便伸手抱了過來,微笑地開口說道。

    ……

    楊軼一家在機場接機的照片還是被媒體曝光了出來,照片上打扮得很時髦的周夢玉引起了人們的猜測:“她是誰?”

    當然,周夢玉的身份不是什么秘密,基本上第二天也已經被揭露了出來。

    墨菲的母親,港城七十年代時候的明星。

    人們紛紛恍然大悟:原來以前還是一個明星,難怪打扮得這么時尚,而且化起妝來都認不出年齡。

    不過,媒體們都喜歡深度挖掘,他們查出了周夢玉當年的一些報道,“爆料”出周夢玉當初只是二三線小明星的事實。

    “一直有傳言說墨菲是靠母親上位的,但現在對比看來,一個三十年前的二三線小明星,是不可能扶持出一個當紅歌星的孩子,只能說是母親培養有先天的功勞,但墨菲能取得如今的成績,是她自己努力的結果!”

    雖然是在夸獎墨菲,但這樣的對比,多少還是有些故作姿態,雞蛋里挑骨頭的感覺!

    當然,周夢玉看不懂簡體字,也不會關注到這些新聞,她這幾天借用了楊軼的書房,還真的很投入地給楊軼和墨菲設計起了婚禮服——她打算只做設計,因為跟老裁縫對比一番,她這個半道出家的還是自愧不如。

    不過,等墨菲的事情安排妥當,他們便要啟程去楊軼的老家,無論這個婚禮怎么舉辦,兩邊的父母都要見上一面,然后再商議婚禮的事宜。

    婚禮是需要籌備的,不可能回去一趟,便直接舉辦了,那樣太草率,對不起墨菲。

    ……

    恰逢周末,楊軼他們安排妥當,決定下午出發。

    上午楊軼在樓下的后院里裝車,幾個人的行李,已經分別裝進了各自的箱子里,他需要做的,就是整齊擺在霸狼的后貨廂上。再加上一些帶回去的禮物,裝好車之后,他需要用隔水的帆布給蓋起來。

    現在春天的雨水多,不知道開車在路上會不會碰到下雨天。

    曦曦抱著她的長頸鹿,在一邊看著,她問道:“粑粑,我們是要回爺爺家嗎?”

    “對啊!”楊軼一邊忙活著,一邊扭過頭來,跟女兒露齒一笑,說道,“你想爺爺了嗎?”

    “我想爺爺和奶奶……只是,只是粑粑,我們是不是要去接小狗狗回來?”曦曦期盼地問道。

    楊軼有些詫異,他停下了手里的動作,看著曦曦問道:“你還記得小狗狗啊?”

    春節過完,剛從家里回來時候,曦曦還是念叨了幾天,但后來她都提都沒有提過小狗狗了,楊軼沒想到,小姑娘還記得小狗狗的事情!

    “記得呀!”曦曦理所當然地說道。

    一個半月多大的小狗……楊軼琢磨一會兒,他跟曦曦說道:“這樣,我們回到爺爺家之后,去大坡叔叔家看看,如果那只小狗可以帶回家養了,我們就帶回來,如果還是太小,我們就再等一段時間。”

    曦曦點了點頭,說道:“好吧!”

    這時候,楊歡過來了,沒穿制服,只是一身干練的運動裝的她抬了抬頭,跟車上的楊軼說道:“哥,小灰它們在哪?”

    “在樓上,你嫂子已經收拾好了,你去拿吧!”楊軼沖她點了點頭。

    “哎,你說我這個妹妹怎么那么慘,你們都可以放假回家去玩了,我還得留在這里上課,還得給你們看貓……”楊歡故意哀嘆道。

    這次回老家,楊軼沒把她帶上,因為暫時沒楊歡什么事,而且楊歡距離藝考也就一兩個月的功夫,這段時間一直在忙著上補習班,哪有空請假回家?

    這跟上次去羊城看演唱會不一樣,去羊城一兩天就回來了,而這次楊軼他們回老家的時間不定,如果算婚禮的日期比較靠前的話,都可能要在老家待一段時間。

    “行了,還跟我貧!趕緊拿了貓,回去學習!”楊軼面對妹妹的幽怨,無動于衷。

    還是曦曦貼心,她走到楊歡的跟前,抬起小臉蛋,說道:“小姑姑,你不要難過好不好?我和粑粑回來,帶我的小狗狗給你看!”

    “哇,你還有小狗狗啊!”這個小姑姑的記性,顯然沒有曦曦的好。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