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奶爸的文藝人生 > 第376章 這不是求婚是什么?(3/4)
    “吱啦……”祠堂的門被打開了,楊崇貴慢慢地走了過來。

    “你有一個好女兒。”楊崇貴假裝沒有看到楊軼身上披的衣服,哼了一聲說道,“起來吧!”

    楊軼慢慢地從地上起來,跪了一個小時,膝蓋有些酸痛。他心念一動,有股暖流從丹田涌出,沖擊了一下那里的血脈,酸痛感頓時消散開來。

    女兒?楊軼心里頭有些疑惑,難道曦曦做了什么?

    楊崇貴卻沒有理睬他,自顧自地打理著供臺,好一會兒,才緩緩地說道:“知道我為什么讓你跪嗎?”

    楊軼沉默了一會兒,輕聲說道:“責任感缺失。”

    “這是一個原因。”楊崇貴抽出幾根香,湊在煤油燈上,將香點著,“還有一個原因,是你現在掙了大錢,給家里的電話還比不上你在部隊那時候……”

    老爺子感覺很準,他雖然沒有懷疑這個大兒子的身份是否有變化,但能夠察覺出楊軼看似親近的外表,內里卻與家、與這個地方保持著莫名的疏遠——能不疏遠嗎?這貨又不是真的楊軼。

    楊崇貴這會兒話多了一些:“……這人啊,不能數典忘祖,甭管你掙了多少錢,也不能違心背德,不能忘記你是楊家的子孫!我們楊家世代忠良,上則為國為民,拋頭顱灑熱血,下則答報鄉鄰,義薄云天相互扶持。讓你在祖宗面前跪下,也是想讓你收收心,不管是媳婦兒女,還是父母弟妹,亦或是受過恩惠的鄉鄰,掙再多的錢,也不能忘本!”

    “我明白……”楊軼看著這位父親的背影,沉思著,也是慢慢地點了點頭。

    “你也兩年沒回來……”楊崇貴終于轉過了身,注視著他,將手里點燃的香遞過來,緩緩地說道,“給列祖列宗上一下香吧!”

    ……

    楊軼回來了,出現在墨菲和曦曦的面前,他還是跟平常一樣,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似乎剛才跪了快一個小時對他沒有一點影響。

    “粑粑,你回來啦?”曦曦歡喜地撲上來,在爸爸的懷里,喜滋滋地邀功說道,“我跟爺爺說,說不要把粑粑關起來,粑粑知錯就改,是好孩子,爺爺就不生氣了!”

    “曦曦今天特別棒,很懂事。”墨菲走過來,輕輕地摸著小姑娘的頭發,跟楊軼說道。

    “謝謝曦曦,多虧了你幫忙。”楊軼在女兒的臉上親了一口,將小姑娘親得咯咯笑。

    夜也深了,楊軼抱著曦曦,帶著墨菲回到樓上。

    剛剛開燈進入房間,楊軼便迫不及待地空出一只手,輕輕地拉起墨菲的柔荑,他眼神柔和地看著墨菲亮晶晶的眼眸,說道:“今晚委屈你了,其實是我的不好。”

    楊軼知道墨菲背后肯定是做了什么,不然曦曦不可能跑去找了自己父親。

    “你不要再說了。”墨菲伸手按住楊軼的嘴巴,嗔怪道,“咱們你一個我一個是我的不好,還有完沒完了?”

    曦曦看著媽媽的姿勢,眼睛一亮,似乎解鎖了一個新動作。

    “不是,我是想說,之前都是我考慮不周,我爸罵我,罵的也是對的!”楊軼卻將她的手拉下來,認真地說道,“現在,我想告訴你,我要娶你!”

    墨菲呆住了,這句話對她的沖擊,并不亞于那天楊軼的表白。

    雖然她并不懷疑楊軼會娶她,兩人的感情也到了水到渠成的時候,但哪個女人不期待親耳聽到自己愛的人說出這句話呢?

    只是,這個時候說?

    “我是認真的!雖然有點倉促,但我明白自己不能再置身于事外,要對你負責,所以我想跟你說,我要娶你!這不算是求婚,以后我還會給你補一個求婚的儀式,一個浪漫的求婚儀式,現在,只是想告訴我的承諾!”楊軼看著墨菲的眼睛,很堅定地說道。

    然而,楊軼這個耿直boy,還沒搞清楚。

    這不是求婚,還能是什么?

    他都如此明確地表態了,墨菲還得做出回應。

    這難道還不是求婚嗎?

    楊軼知道很倉促,可這何止是倉促,就從來沒有人這樣笨拙地求婚,這樣簡陋地求婚!

    剛剛還狼狽地被關在祠堂罰跪,現在上來就說出這么一番話,在這個簡陋的房間里,沒有玫瑰花,沒有鉆戒,就抱著一個曦曦——曦曦確實是漂亮得跟花兒一樣,但她終究不是花啊!

    曦曦眨了眨眼睛,有點聽不懂,她歪著小腦袋,一會兒看著爸爸,一會兒看著媽媽。然而,盡管她還是被爸爸抱著,但爸爸和媽媽都沒有在意她,他們兩人的眼里,只有彼此……曦曦可憐地被忽視了!

    墨菲也有點兒懵,幸福和慌張的情緒交雜著,感覺智商有點不夠用了。

    她壓根沒有做好心理準備,不可能會想到楊軼會這么忽然地說這事啊!只見她有些意亂心慌地說道:“我知道,我,我很開心!我,我也沒有在意那些儀式……”

    其實,不可能不在意?哪個女人沒有在年少的時候幻想過?類似于百花盛開的花園一樣浪漫的場合,自己的情郎打扮得跟王子一樣帥氣,然后單膝下跪,向自己求婚……

    結果現在,什么都沒有,連單膝下跪也沒有,楊軼就這么霸道地說:“我要娶你!”

    讓墨菲慌得都忘記了自己曾經的美好幻想,腦子一片空白。

    “會有的,一定會有儀式,我會在真正的求婚時候,給你補上!”楊軼還不覺得自己是求婚,認真地跟墨菲說道。

    甭管別人怎么想,楊軼就是認了這個理,以后還會再給墨菲補上自己認為的浪漫。

    然而,墨菲也是不知所措,只能羞澀地點了點頭。

    一個不按常理出牌,一個腦袋斷了線,兩人都是極品,剛好湊了一對。他們倆就呆呆地站了一會兒,就這樣對望著,眼中情愫涌動,不知道說一些什么,可是那也不重要了。

    “粑粑,我要洗澡了,我都兩天沒洗澡,要變得臭臭了!”被忽視了的曦曦終于忍不住了,她嘟著小嘴巴,委屈地叫道。

    “噢!對,對!給你洗澡!”楊軼連忙將曦曦放下來,他說道,“拿衣服,樓下燒了水,在樓下的衛生間洗。”

    楊軼帶著歉意地跟墨菲說道:“家里條件不好,沒有熱水器,只能煮水洗澡,委屈你們了。”

    “沒有啦,我沒關系。”墨菲眼里還有一些羞澀。

    曦曦倒是興致勃勃,她對新鮮事物保持著旺盛的好奇心,在爸爸給她拿衣服的時候,就跟在爸爸的身邊,繞來繞去:“粑粑,煮水洗澡是怎么樣的?是不是要把曦曦放在大大的鍋里,然后,然后燒很大很大的火?”

    “那是要把你煮了!”楊軼聞言一樂,笑道,“你看到今晚的雞湯嗎?那樣煮的話都煮熟了!”

    “那不要煮曦曦,我不好吃的!”小姑娘慌忙擺手。

    ……

    晚上要睡覺了,墨菲終于才從那暈乎乎的狀態里恢復過來,她伸出手指頭,戳了戳楊軼的腰,嘟囔道:“其實,你也不用這么著急啦!”

    “嗯?”楊軼放下了手中的書,轉頭看了一下洗過澡后肌膚尤其光滑的墨菲。

    “我都跟媽解釋過了,是因為我工作的原因,我們暫時還不能曝光我們的關系,但是我們一定會盡快地公開,不讓媽她們等太久。”墨菲其實都已經想好了,等她和天美解約,就正式公開她和楊軼的關系,正好也可以介紹出她和楊軼的工作室。

    “媽她老人家也表示理解,說已經耽誤了四五年,也不在乎這一時半載,等到我們真的可以公開了,再回村里,辦一個風風光光的喜事。”墨菲說得還有一些羞澀。

    “好吧,不過那也沒關系啊!我也只是告訴你我下定了決心!”楊軼笑道。

    “才沒有,你把我嚇壞了,你這個壞蛋,忽然跟我求婚!”墨菲嗔怪地錘著楊軼的胸膛,“哪有人這樣求婚的?”

    “不是求婚,我都說以后還會給你補一個求婚的儀式!”楊軼叫屈道。

    “就是求婚,你逼我表態了!”墨菲噘著嘴巴說道。

    “那你同意了?”楊軼卻壞笑著問道。

    “不要不要,我要你給我一個超級浪漫的求婚,不然我不開心了!”墨菲在枕頭上扭著頭,還好曦曦在里頭睡得比較沉,不然可能都要被弄醒了。

    “會有的,會有的!”楊軼將她摟在懷里,不給她亂動,然后寵愛地親了她一口額頭,滿是愛意地笑道。

    “哼哼!”墨菲跟小豬一樣哼哼著。

    一會兒,她才依靠在楊軼的懷里,小聲地說道:“不過,不過,還是可以先領證啦……媽偷偷跟我說了,婚禮什么的,后面再補,就是咱們不能這樣不明不白地在一塊。”

    楊軼不知道,他媽心疼這個笨笨的媳婦,擔心楊軼變卦,像他爹一樣,還倒戈了!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