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奶爸的文藝人生 > 第64章 接曦曦回來(第5更,為舵主“覺熙”加更)

第64章 接曦曦回來(第5更,為舵主“覺熙”加更)

    從保姆房出來,楊軼才有閑暇去打量墨菲的這個房子。

    一個字,壕!

    別看只有一百多平方,但墨菲的房子可是坐落在寸土寸金的濱海區!而且裝修得同樣很豪華,那些家具就不說了,看墻壁和地板,頂級瓷磚、波斯地毯,還有特色的木藝燈具鑲嵌。

    墨菲為了曦曦,她還將家里各個轉角的瓷磚拆了,換上了金色的軟包,就好像一些會所的那種,但用料應該更加精細。

    同樣的,家里的所有家具都沒有尖銳的直角,即便有,也被打磨得圓潤,再包裹上了色調搭配的軟墊,對曦曦的保護可以說是全方位無死角了!

    從這些細節,楊軼仿佛感受到了墨菲對女兒深深的關懷,那是不摻任何雜質的愛。

    楊軼找到了曦曦的房間,這個感覺更加清晰,小姑娘的房間,簡直是被墨菲打造成了夢幻城堡,四面的墻紙、卡通外形的柜子、滿是玩具和玩偶的角落,恐怕,這是每個孩子都夢寐以求的“童話世界”了吧?

    曦曦正穿著一件卡通睡衣,甜甜地蜷縮在床上睡覺,楊軼在女兒身邊坐下,看到了她嘴角勾起的笑意,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夢里見到了爸爸,才如此地開心呢!

    但準備將曦曦帶走的時候,楊軼有點小猶豫。

    如果明天墨菲聽到保姆說女兒不見了,這該會是怎么樣的打擊?

    楊軼雖然對墨菲陰晴不定的情緒很不爽,可是他并不否定墨菲對曦曦的愛,顯然,她付出的,比楊軼還要多很多!

    但這樣的愛,缺乏陪伴,一定會是好的嗎?

    更何況,楊軼跟曦曦承諾過,明天她醒來的時候一定能看到爸爸!

    楊軼的眼神堅定了下來,他將曦曦輕輕地抱了起來,睡得正酣的小家伙皺了皺小鼻子,但還是蜷縮在了爸爸胸前,沉沉地睡了下去。

    楊軼先用曦曦的小被子將她包起來,然后用自己小挎包里掏出來的尼龍帶,將曦曦固定在了自己的胸前。

    臨走前,楊軼寫了一張紙條:“我是曦曦的爸爸,告訴墨菲,我把曦曦接回去了,不用驚慌。”

    紙條被他貼在了門上,這樣,明天保姆醒來,在發現曦曦不見之前,就能看到這個字條。

    做好這些之后,楊軼便沿著原路返回,即便是懷里抱著曦曦,以他能夠飛檐走壁的身手,還是順利地回到了車里。

    ……

    第二天,一縷陽光照進了臥室,將大床曬得暖洋洋的。

    睡在床上的小美人兒皺了皺眉頭,她長長的睫毛抖了抖,但還沒這么快醒來。只是扭了過去,用小屁股對著太陽。

    但沒多久,好像心里頭一個念頭在呼喚,曦曦轉過身來,慢慢的,慢慢的,睜開了朦朧的雙眼。

    但楊軼這個時候,在廚房里給曦曦準備早餐呢!他都不知道,曦曦會這么早便起床。

    “粑粑?”穿著睡裙、頭發蓬松的小姑娘揉著眼睛,自己打開臥室的門走了出來。

    楊軼在廚房聽到了動靜,他探出了頭,笑吟吟地說道:“早安,曦曦!”

    曦曦還沒過這個迷糊勁兒呢!

    她怔怔地看著爸爸,看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了目前的情況。回過了神的小姑娘一下子激動了起來,她光著腳丫子跑起來,向爸爸跑過去:“粑粑,我好想你!”

    楊軼擔心沒穿拖鞋的曦曦摔倒,連忙丟下鍋鏟,大步迎了上去,將曦曦一把給抱起來。

    “粑粑!”曦曦被爸爸抱起來之后,就膩乎地抱著爸爸的脖子,不肯撒手了,“我好想你!”

    “爸爸也想你啊!”楊軼疼愛地揉了揉女兒的小腦袋,他先抱著她回去將煤氣灶給關掉。

    楊軼給女兒洗臉、梳頭發,曦曦也終于從剛才迷糊的狀態中走了出來,她好奇地問道:“粑粑,真的是有小矮人把曦曦送到了粑粑這里嗎?”

    “對啊,爸爸接到曦曦的電話之后,就跟小矮人們說:‘善良、可愛的小矮人啊,你們能不能把曦曦送到我家里?她想爸爸了!’然后,半夜里,小矮人們就將你送過來了!”楊軼笑著,沿著曦曦的想象,編起了故事。

    “可是,粑粑為什么不把曦曦叫起來?曦曦都沒有見過小矮人呢!”曦曦嘟著小嘴巴說道。

    “那是因為小矮人很害羞啊!他們不想被別人看到,所以將曦曦送到,他們就離開了。”楊軼努力圓謊,“如果被看到了,小矮人們下次就不肯幫忙了!”

    曦曦慌忙擺手,說道:“那曦曦還是不要看了,下次曦曦還要小矮人幫忙!”

    ……

    在曦曦開心地跟爸爸吃早餐的時候,墨菲的電話如期而至。

    楊軼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當著曦曦的面按下了通話鍵。

    “楊軼,你快告訴我,曦曦是在你那里!”墨菲的聲音,已經慌亂到顫抖了,甚至,還帶著點哭腔。往日的冷靜不知道被她丟到了哪里去。

    “你先不要激動,曦曦確實被我接了回來。”楊軼心里暗暗嘆息,他平靜地說道。

    “我不信,你讓曦曦跟我說話!”墨菲幾欲哽咽。

    楊軼只好將手機遞給曦曦,小姑娘接過電話之后,聽到媽媽的聲音,她開心地說道:“麻麻,我在跟粑粑吃早餐呢!”

    “是小矮人把曦曦送到粑粑這里的呀!曦曦好開心呢!”

    “麻麻你怎么了?不要擔心曦曦,粑粑在的呢!”

    一會兒,手機又回到了楊軼的手里,墨菲咬牙切齒地說道:“楊軼,你都干的是什么混賬事?”

    墨菲這次真的忍不了,她已經出離憤怒了!

    楊軼避開曦曦,帶著手機,來到陽臺,才平靜地說道:“曦曦打電話給我,說她想我了。”

    “你知道你這樣做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墨菲有些歇斯底里。

    “為什么你都出差了,還不讓我來照顧曦曦?而是將她丟在家里,跟一個陌生人在一起?”楊軼反問道。

    “因為,因為……”墨菲說不下去了,她的自尊心,不允許她跟一個爭風吃醋的女人那樣大吵大鬧,“反正曦曦不能跟著你!”

    “我對曦曦還不夠好嗎?”楊軼問道,“為什么曦曦在我這兒,你會很在意呢?”

    墨菲不想說下去了,她想到楊軼跟別的女人在一起,就滿心酸楚。

    “我還有事,明天,不,我馬上回來!”說完,墨菲便掛斷了電話。

    留下了楊軼莫名其妙地站在那兒。

    似乎,暫時風波平息了?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