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奶爸的文藝人生 > 第53章 耶加雪啡和直言不諱(為舵主據說名字長票票多加更)

第53章 耶加雪啡和直言不諱(為舵主據說名字長票票多加更)

    然而,雖然閆曉珮溫情脈脈地看著楊軼,楊軼卻沒有領會,他拍了拍手,便徑直走向了吧臺,那一番自己的天地。

    “請你喝咖啡,當然沒問題!”

    曦曦剛才還在有點小臭美地對著玻璃隔墻看自己美美的樣子,看到爸爸走之后,她也是連忙從沙發上蹦下來,跟了過去。

    幾萬安培的電流放在了空處,閆曉珮有點小幽怨地瞥了一眼楊軼的背影。她回頭看了看在旁邊盯著自己的鞋子看的閆英凱,伸手要去拉他。

    然而,心情不佳的小冷男拒絕了,他繞開了媽媽的手,梗著脖子走在前面。

    “你去跟曦曦妹妹玩啊,作為大哥哥,你要照顧好曦曦妹妹……”閆曉珮倒沒有發脾氣,而是聲音溫柔地勸說。

    曦曦先行一步,占據了自己的位置,那是吧臺前幾個高腳椅子中最靠近爸爸的那一個!雖然有點高,但曦曦還是麻溜地爬了上去,小家伙運動天賦還蠻高的!

    “我也要喝!”曦曦眼巴巴地看著爸爸。

    楊軼帶著歉意地向在旁邊坐下的閆曉珮示意一下,然后跟曦曦說道:“你還不能喝咖啡,爸爸給你沖奶奶喝!”

    曦曦倒不是非得喝咖啡不可,她以前也要求過,不過,楊軼給她嘗了一小口,小家伙就再也不提喝咖啡的事了!

    因為楊軼這貨太壞了,他給曦曦喝的是味道最苦最澀的ESPRESSO,楊軼自己喝倒覺得這種咖啡味道正宗,但不會喝咖啡的人會覺得比喝中藥還苦!

    可憐的小曦曦……

    “那好吧!”曦曦扭著小屁股,找個最舒服的姿勢,頂著椅子靠背,“但曦曦要用杯子喝!”

    以前都是用奶瓶,但曦曦覺得自己長大了!

    嗯,要跟這個阿姨一樣,用杯子喝!

    “好,好,好!”楊軼對女兒百依百順。

    “對了,小凱,你要不要也喝點牛奶?”楊軼一邊倒著奶粉,一邊頭也不抬地問道。

    閆英凱正嘟著嘴,站在后頭,低頭用腳踢著媽媽坐的椅子,雖然沒有很激烈,但他也是有情緒的啊!

    “還不謝謝楊軼叔叔。”閆曉珮把他拉到前面來,但閆英凱卻扭過了頭去,很倔強。

    楊軼動作很快,兩杯牛奶端了過來,熱氣騰騰的,上面還分別放著一個銀色的小湯匙。

    “有點燙,曦曦,小凱,你們倆不要那么急著喝。”楊軼溫和地笑道。

    有閆曉珮照顧著,楊軼放心地回去繼續沖咖啡。

    “今天嘗嘗耶加雪啡,這個可能比較適合女性的口味。”楊軼微微笑著,將杯子端到了閆曉珮面前,“這個咖啡豆不好買,市場上能買到的都不太正宗,還好,我還是找到了一個不錯的供應商。”

    咖啡還沒喝,閆曉珮便聞到了一股清醇的香味,感覺有點像她店里茉莉花的芬芳。

    楊軼猶豫了一下,還是將糖罐拿了過來,他說道:“喝這個咖啡,其實不加糖最好,加了糖,反而會影響你的味覺。但你不常喝咖啡,可能接受不了這個苦澀,還是按你的口味來自己調配吧!”

    “謝謝!”閆曉珮笑道,“你說的這個耶加雪菲,我怎么沒有聽過的?有什么來頭嗎?”

    來頭可大了!

    談及自己感興趣的話題,楊軼變得有些神采飛揚:“耶加雪啡你沒有聽過很正常,很多人喝咖啡都只知道卡布奇諾、拿鐵、摩卡……”

    “這些是什么?”閆曉珮好奇地問道,“我也沒聽過。”

    噢,對了,這個世界上,還沒有這些叫法呢!

    楊軼只好打了個哈哈,說道:“那都只是咖啡的不同喝法,但實際上,從最開始的咖啡豆,就有很多分別,對咖啡有研究的,才會去留意咖啡豆的種類。”

    “我說的耶加雪啡,就是咖啡豆的一種,它產自非洲東北部一個大國家的一個海拔1800-2000米的小鎮!”楊軼說道。

    “非洲還有咖啡?”閆曉珮驚訝,“我還以為咖啡都是南美洲生產的。”

    楊軼有些無語,他說道:“你說的是北美洲吧?古壩這個國家是北美的,或者說中美洲。”這個世界一些國家名字翻譯得都跟前世不一樣。

    閆曉珮害臊地吐了吐舌頭,很俏皮。

    “實際上,咖啡的起源很早,最早發現的,還是在非洲這個國家,一個叫咖發(Kaffa)的地區,所以才演變出了咖啡這種叫法。”楊軼解釋道,“咖啡的種植遍布全球,最主要的是非洲、印尼還有之前說的中南美洲,當然,古壩的比較有名!”

    這個話題,如果讓楊軼說,他能滔滔不絕地說上一整天,不過,似乎閆曉珮有些走神,她其實對咖啡豆沒有多少興趣,反而注意力都放在了楊軼硬朗的臉龐和健壯的手臂上。

    “趁熱喝吧!”楊軼發現了這一點,他沒了興致,指了指已經沒有蒸汽冒出的咖啡,說道。

    閆曉珮倒了很多糖,她確實不喜歡咖啡的苦澀味道。

    她優雅地抿了一口,眼睛忽然亮了起來。

    “怎么樣?不錯吧?”楊軼呵呵笑道。

    “很好喝!”閆曉珮由衷地贊美道,“味道里面,有種,怎么說呢,好像水果酒的感覺。”

    “是的,這里的咖啡有很獨特的柑橘、檸檬的水果香味。”楊軼說道,“當然,我還只是中度烘焙,保持了它柔和的酸味,如果用深度烘焙的話,那香味會更濃。”

    但喝得不就是那獨特的酸味嗎?

    在這樣慢慢聊中,閆曉珮喝了第二杯,但她確實對咖啡的起源沒啥興趣,漸漸地,她轉移了話題。

    “楊軼,你今天怎么忽然想起給曦曦扎頭發?”閆曉珮好奇地問道。

    楊軼在擦洗著曦曦和閆英凱喝完牛奶的杯子,他頭也不抬地隨意回答:“哦,她媽媽說我扎得不好看,給我布置了個任務。”

    閆曉珮手中的杯子猛得抖了一下,還好,沒有將咖啡灑出來。她將杯子放下來,表情有些勉強地笑了笑,說道:“原來是這樣。”

    “曦曦這么好看,她媽媽一定也是一個大美人吧?”閆曉珮心中苦澀,卻裝作若無其事地說道。

    旁邊跟小凱哥哥大眼瞪小眼的曦曦聞聲,馬上回過頭來,大聲地說道:“我的麻麻最好看了!”

    楊軼淡淡地笑了笑:“嗯,曦曦繼承了她媽媽比較多的基因,還好,沒有跟我一樣,長得五大三粗。”

    “可是,怎么都沒看到你夫人?”閆曉珮感覺剛才喝的咖啡,仿佛是水果發酵了一般,酸氣直冒,卻又不能發作,她只能強打著精神。

    “我麻麻出差了!”曦曦代替了爸爸回答。

    最后的泡沫破滅了……

    “原來是這樣,要是有機會,我還想認識一下她呢……”閆曉珮喝著杯子里的咖啡,感覺異常的苦澀,加了那么多糖似乎都沒有用。

    楊軼說的話,她都聽不進去了。她只想盡早離開這兒,遠遠地逃離,不再過來。

    作為被小三傷害過的女人,閆曉珮想追逐的是自己的愛情,并不想破壞別人的幸福……

    之前的問題似乎都有了答案,難怪他無動于衷,原來,他心有所屬……

    (PS:好啦,龍套角色領了便當,大家不要擔心她會將女主踢開了。不過,她雖然沒了戲份,但后續影響還在發酵著呢,敬請期待。)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