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奶爸的文藝人生 > 第346章 冷靜的金英銘(2/4)
    三首歌的登頂,這算是破了樂壇一個小記錄,墨菲回到公司后,天美為她舉辦了一個小的慶功宴。慶功宴上,牛美玲談笑風生,還舉杯向墨菲和所有員工承諾,等墨菲白金唱片拿到之后,再搞一個大的慶功宴!

    她倒是表現得跟無事人一樣,似乎之前辦公室里要求墨菲和鞠杰整出緋聞的不是她一樣,在言語上別提跟墨菲有多親昵了,仿佛夢回六年前。

    墨菲心里可覺得別扭了,她不是那種城府深的人,一點也不喜歡這種虛偽的迎合,所以勉強地笑了笑,后面也都一直冷著臉,用冷漠的鎧甲將自己保護起來。

    還好,墨菲本來平時也是這副模樣,所以大家也習慣了,沒有多想。

    墨菲是回到自己辦公室,那股難受勁兒才消散了一些。

    她親自給金英銘倒了一杯水,誠懇地向金英銘道謝:“謝謝您,金老師,沒有您在制作上花費了這么多功夫,我也沒有今天這樣的成績。”

    金英銘剛才慶功宴喝了點酒,但精神沒有模糊,他連忙擺手,說道:“哪有,這都是你唱得好,還有木子昂先生的歌寫得好,我那只是錦上添花。”

    “不管怎么說,都要感謝金老師的付出,這軍功章,有你一份功勞!”墨曉娟的嘴巴就甜多了。

    “要說感謝,還是我感謝你們才對,這個專輯,也給我漲了很多名氣。”金英銘笑道,“而且,在和墨菲、木子昂先生的合作里,我也學到了很多東西。”

    “那金老師,你是不是已經接到了很多邀約?接下來,有什么打算嗎?”墨曉娟眼珠子轉了轉,說道。

    “確實,邀約多了許多。”金英銘笑道,“不過,我都還沒有考慮,因為現在還是在為墨菲小姐服務,我想善始善終,把這張專輯的合約做完了,再去考慮接下來怎么做。”

    不僅是邀約多,金英銘的身價也是節節攀升,只是金英銘沒有說而已。

    “我這邊,編曲上的事情,基本上已經做完了,也沒有別的事。金老師,您如果想安排別的事情,也沒有關系。”墨菲說道。

    事實也是如此,后期用得到制作人的地方也不多,以前墨菲和段淑蓉合作的時候,段淑蓉也只會負責到專輯制作完成,后面,她也會開始參與到別的歌手的音樂制作工作里。盡管按照約定,她得負責到新歌保護月結束,但大家都對這個潛規則心知肚明,不會刻意阻攔,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沒關系,沒關系。”金英銘連忙擺手,“我覺得我還是需要再沉淀,沉淀。”

    自己的情況金英銘自己很清楚,雖然現在外頭將他也是捧得很高,但金英銘明白,那只是他沾了這個專輯的光,他沒有外界評價的那樣,已經成為了金牌制作人。

    如果真的被這個吹捧給弄得膨脹了,志得意滿地去接新的單子,恐怕,金英銘也會跟幾年前的自己一樣,從一個被吹捧的天才,再到接連失敗,然后淪落到無人問津。

    “對了,既然金老師現在都還沒有安排,不如,我給您介紹一單吧!”墨菲忽然話鋒一轉,說道,“您不是一直念叨著想見木子昂嗎?這一單,是木子昂又一首新歌,不過不是我來唱,是另一個人。不過……金老師這一次,您可以和木子昂面對面地溝通,而且可以一起合作一把,你覺得如何?”

    以前,墨菲還會尊稱一聲“木子昂老師”,但自從知道楊軼的身份之后,“木子昂老師”這個詞,她是說不出口了。

    “木子昂先生?能跟他合作?”金英銘一臉驚喜,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

    在金英銘的心里,木子昂就是一個“神”,他仰慕著,盼望著能見到木子昂,但金英銘從來都沒想過真的能見到自己的“神”,而且還有和他合作的機會。

    ……

    “木子昂”現在還不知道有人在瘋狂崇拜著自己,他跟一個普通人一樣,不對,他就是一個普通的人,正在給自己妹妹搬家的普通人。

    “我跟你說,你也只是在那邊住和學習,平時吃飯,還是要回家里吃,別自己在外面買一些垃圾食品吃。”楊軼左手右手都各自拎著一個大大的行李箱,在前面一邊下樓,一邊說道。

    兩個行李箱其實看起來大,但不是太重,里面塞的都是楊歡的衣服,而且大部分是墨菲給她買的。

    “知道啦,哥,你就不要擔心,我會自己照顧好自己的。”楊歡手里也沒閑著,她一邊背著書包、挎著電腦包,一邊拎著裝著冬天被子、床墊的大號編織袋,笑嘻嘻地說道,“不過話說回來,哥,你怎么越來越啰嗦了?以前的你,可沒有這么多話,快趕上咱媽了!”

    走在前頭的楊軼臉色一囧,他板起臉,扭頭說道:“這還不是因為關心你?”

    “別吧?我才來了一個月,而且,在我來的時候,你說的話也不少!我覺得吧,你是因為嫂子,還有曦曦改變了自己。”楊歡笑嘻嘻地說道。

    楊軼這會兒沒吭聲了,楊歡說的沒錯,但他不太愿意承認。楊軼將兩個行李箱,丟到霸狼的后車廂里,然后接過了楊歡手里的編織袋,也放了進去。

    “在這等我,我把你的書箱和枕頭拿下來。”楊軼向楊歡點了點手。

    等他下來的時候,后頭還跟著一個小尾巴。

    今天周末不用去幼兒園的曦曦背著她的小書包,也跟著爸爸下來,她的小書包里裝著墨菲買給楊歡的一些化妝品,小姑娘也是有任務的。

    “小姑姑,以后你,你會不會,不陪我玩了?”在車上,曦曦嘟著小嘴巴,悶悶不樂地問道。

    今天才知道楊歡要搬出去,曦曦有點兒不開心。

    “怎么會呢?小姑姑也只是在附近住,跟你的丁湘姐姐住,平時呀,也是在咖啡店,在家里陪曦曦玩啊!而且,曦曦你也可以去小姑姑家玩,反正也不遠。”楊歡笑著,捏了捏曦曦肉肉的小臉蛋,說道。

    也確實近,楊歡話還沒說完,楊軼就已經靠邊停車了。

    已經在樓上打掃衛生的丁湘連忙下來,幫忙一起將東西搬上樓。郭子意也剛好趕來,他自告奮勇地抱起最重的書箱,結果,爬了兩層樓梯,小胖子就挺不住了,還好好心的丁湘跟他換了一下。

    “不行別逞能啊!”丁湘都忍不住埋怨了一下他。

    “呀,這里變得好漂亮呀!以后我也可以來小姑姑家玩嗎?”曦曦一蹦一蹦地已經在看著這個已經重新裝飾過的房子,一間一間房探頭探腦地看著,好像在巡邏著自己的領地一樣。

    “曦曦可以來,因為你是女孩子。”楊軼將行李箱放下,拍了拍女兒的小腦袋,但眼神兒卻是在郭子意的身上飄過,“過了今天之后,這個房子,就只有女孩子才能過來玩,男孩子一概不允許。”

    “那粑粑也不行嗎?粑粑是男孩子呀!”曦曦眨了眨她的大眼睛,指出了爸爸話里的漏洞。

    “沒錯,爸爸也不可以,爸爸需要以身作則。”楊軼微笑著跟女兒說道。

    “咳咳,丁湘姐,歡姐,這兩套鑰匙,加上丁湘姐手里那套,就是這個房子的全部鑰匙,都在這了,我保證,沒有別的鑰匙了!所以你們放心,別人絕對進不來。”被楊軼那眼神掃了一下,如芒刺在背的郭子意連忙主動地將他這次拿過來的鑰匙上繳。

    “不必了!”楊軼卻淡淡地笑了笑,他從自己隨身帶來的包里,掏出兩個盒子,還有一些工具。

    “住到新的地方,換鎖是很有必要的,我給你們準備的這兩個鎖,鑰匙比較特殊,一般找不到可以配的地方,所以啊,我留兩把給歡歡和丁湘,最后一份備用的放我那,你們要是忘記了帶鑰匙,還可以過來找我拿。”

    楊軼說的話倒沒有幾個人聽進去,他利用簡單的工具便完成拆鎖、裝鎖,那麻利、熟稔的動作,恐怕跟真正的換鎖工人比,也不遑多讓,這一幕幕,讓大家都看呆了。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