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奶爸的文藝人生 > 番外01(中) “帶”著爸爸一起逛學校
    今天因為要從鄔湖區的城中村搬過來,一頓折騰后,午飯吃得有點晚,楊軼收拾好碗筷的時候,也差不多到了午休的時間。

    不過,曦曦正在興頭上,心里惦記著爸爸剛才說的去學校玩的事情,在爸爸收拾碗筷的時候,她在屋子里跑來跑去的,一點也沒有要睡覺的意思。

    廚房的推拉門“嘩啦”一聲,被輕輕地拉開,只見一個可愛的小腦袋鉆進來,大眼睛眨了眨,甜甜地問道:“粑粑,我們是要出去逛街嗎?”

    “對啊,不過不是逛街,是去逛學校。”楊軼笑道,他擦了擦手,將布塊攤平放好。

    “逛學校呀?”曦曦跟在走出來的爸爸的身邊,嘀咕道。

    “對啊,我們就住在學校旁邊,走吧,穿鞋子,我們去散步消食,一會兒再回來睡午覺。”楊軼輕輕地拍了拍小姑娘的腦袋,柔聲說道。

    曦曦又積極地跑到前頭,她嘻嘻地說道:“我可以自己穿鞋子,不用粑粑給我穿。”

    楊軼看著小姑娘坐在樓梯口前的小板凳上,努力地往自己腳上套鞋子,曦曦還是挺聰明的,一舉一動都透露著靈巧勁兒。她將自己那雙漂亮的小涼鞋分別正確地穿在了自己的左右腳上,小手扯著魔術貼按好。

    “嘻嘻,粑粑,你看!”小姑娘穿好后,在地板上蹦了蹦,然后就跟邀功一樣,伸著腳丫子給爸爸看,她仰著小腦袋,看著爸爸的大眼睛里寫滿了期盼。

    “不錯不錯,穿得很漂亮!”楊軼讀懂了曦曦的期盼,他有點笨拙地夸獎道。

    但這又有什么關系?即便沒有華麗的修飾詞,曦曦聽到爸爸的夸獎,就已經心滿意足了,只見她轉個身,腦袋一甩,喜滋滋地笑了起來。

    ……

    江城傳媒大學坐落在亭山的山腳,又是依傍著大運河,校園的風景自然也是沒得挑。楊軼帶著曦曦走在校道上,校道兩邊的樹木蔥蘢高大,魁梧的樹干仿佛要聳入云天!

    校園的綠化面積很廣,且不說茂盛濃密的樹葉,也不說青翠欲滴的草地,就連那些建筑的外墻,都爬了許多會在微風中搖曳的藤葉,仿佛整個校園都籠罩在美妙的林海中一般,時而有墨綠的波濤為這酷熱的午后帶來一陣陣清涼。

    當然,校園的風景再美,也比不過楊軼眼前這道靚麗的“小風景”!

    “一,二,三,四……”小姑娘一邊用她有點萌軟的聲音數著步子,一邊身子搖搖晃晃地走在馬路牙子上。

    可能是因為跟爸爸一起出來玩比較高興,曦曦都比平時調皮了一些,寬敞平坦的校道不走,偏偏要走這個頗具挑戰性的馬路牙子給爸爸看!

    要是別的家長,或者要是換了比較嚴格的墨菲,可能曦曦就要被喝止,然后不開心地要走下來了!

    畢竟馬路牙子太窄了,而小朋友的平衡感又比較一般,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會摔倒,甚至可能會磕掉牙的!

    但楊軼沒有阻攔,他并不覺得這一點小冒險有什么關系,畢竟前世他跟曦曦這個年齡的時候,就已經在殺機四伏的叢林里掙扎了。所以他盡管也知道曦曦有可能會摔倒,最后還是愿意讓曦曦去玩,因為他在后面小心保護著的啊!

    楊軼伸出手,隨時準備拉一把小姑娘,不過讓他感到欣慰的,是曦曦雖然搖搖晃晃的,但一直沒有摔倒,自己勉強地保持好了平衡。

    不過,小姑娘到后面緊張起來,數的數字就開始亂了。

    “十二、十三、十七,十……十……”

    楊軼看到小姑娘跟卡帶了一樣,一邊嘟囔著,一邊往前走,他禁不住微微一笑,開口說道:“十二、十三,下一個是十四啊,怎么會是十七呢?”

    曦曦便跟著爸爸的話,接著念起來:“十五,十七……”

    曦曦又跳過了一個數字,楊軼頓時覺得有點不自然,他索性帶著曦曦念起來:“十五,十六,十七……”

    有了爸爸的和聲,曦曦念得就更加有勁了,小姑娘走在前面,步子跟聲調都非常有力,甚至她還有點想要在爸爸面前表現的意思,努力地搶在爸爸開口前,就把數字報出來。

    這樣玩了一會兒,曦曦又自己從馬路牙子上跳了下來。

    小姑娘轉過身,用她那雙水盈盈的大眼睛看著爸爸,很快小姑娘的笑意更甚了,眼角像月牙一樣微微一彎,咯咯地笑道:“粑粑,你也,你也跟我一樣吧!”

    曦曦興致勃勃地拉著爸爸的手,比劃、示意著,想要爸爸跟著她一起走在馬路牙子上,而不是爸爸走在旁邊的路上。

    楊軼不會拒絕,他微笑著,穩穩當當地走在了馬路牙子上。

    “粑粑,你要跟著我喲!”曦曦見爸爸都不需要自己教都已經能走得很好了,她滿意地嘻嘻一笑,扭頭,小馬尾輕輕一甩,跑到爸爸前面,站上馬路牙子,大步子往前走。

    “慢一點,你不要著急。”楊軼擔心曦曦會一腳踩空,連忙柔聲勸道。

    曦曦誤解了,她還很好心地在前面,聲音軟軟地說道:“那好吧……我等等粑粑呢!”

    ……

    雖然已經是中午休息的時候了,江傳的校園冷清了不少,但還是有一些學生在校園里走動,楊軼帶著曦曦在校園里散步,小姑娘開心得笑聲不斷,悅耳的笑聲,還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楊軼帶著曦曦走到一個花壇,小姑娘可愛嬌嫩的小臉蛋、粉紅俏麗的小裙子和正在盛開的鮮花相映生輝的時候,楊軼便敏銳地留意到,側后方一個穿著黑色的燈籠褲、白色短T恤,還帶著畫師一樣的小圓帽的女生,偷偷地端起了她一直抱著的單反相機!

    這個女生本來是來拍風景的,但現在她可能覺得曦曦和花壇里的鮮花可以形成很美妙的構圖,就端起相機想要抓拍一張!

    楊軼在她有動作之前就有所察覺,現在他更是眉頭微微一皺,猶豫了起來。

    想要偷拍曦曦?

    雖然知道對方可能沒有什么惡意,但楊軼打心里不愿意別人將自己的樣子拍攝下來,在前世,他如果被拍到,就意味著很快就會有麻煩找上門來!

    不過,楊軼微微側過身,打算去阻止的時候,他又猶豫了起來。

    “你已經不再是一個疲于奔命的殺手,你現在的身份,是一個普通人,一個需要融入到這個社會中的普通人!”楊軼在心里默默地告誡著自己。

    一個普通人會在意別人的鏡頭嗎?

    楊軼將自己放在了普通人的角度去思考問題:“或許還是會在意的,不過不至于表現得太過激烈。畢竟只是被拍一張照片而已,又不是被槍頂著額頭……”

    楊軼一猶豫,那個女生就咔嚓一下,給曦曦拍了一張照片。

    “要不要上去讓她刪照片?”楊軼皺起了眉頭。

    但楊軼還是很希望自己能夠融入普通人的世界,跟普通人一樣過上平靜、無爭的生活。

    “還是別反應得如此激烈吧……她只是一個學生,拍一張照片,也不會對我們造成什么影響。”楊軼暗暗地做了一個利弊的衡量,他覺得自己跑過去跟別人交涉,反而影響不好,而且可能還會給曦曦留下自己是一個兇兇的爸爸的印象。

    楊軼按兵不動,但這個時候,曦曦自己發現了那個小姐姐的動作——畢竟花壇附近就他們三個人!

    小姑娘看到那個小姐姐端著相機對著自己,她有點不好意思了,也或許不是因為相機,曦曦現在還是很害怕社交的,平時孤獨慣了。

    只見她蹬蹬蹬地跑回到爸爸的身邊,兩個小手抱著爸爸的腿,腦袋藏在了爸爸的屁股后面,只是偷偷地探出一點小腦袋,用一只眼睛偷偷地看看那個小姐姐。

    “怎么了?”楊軼拍了拍小姑娘的腦袋,柔聲問道。

    “那,那有人,看我呢……”曦曦在爸爸的身邊找到了安全感,小姑娘仰著小腦袋,小聲地跟爸爸解釋道。

    楊軼轉頭一看,那個偷拍的小姐姐看到自己被發現了,很不好意思地跟楊軼輕輕鞠了一躬,臉蛋紅撲撲的,羞澀地跑掉了。

    “沒事,那個姐姐看到你這么好看,就給你拍了照片嘛!”楊軼微微笑著,跟曦曦解釋道。

    這也是他給自己找的解釋。

    “嘻嘻!”小姑娘看到外人走開后,她悄悄地松了一口氣,看著爸爸,沒有說話,就在那兒笑了起來。

    還真的是一個害羞的小姑娘呢!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