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奶爸的文藝人生 > 第889章 于小薇的擔憂(2/3)
    于小薇算是班里的隱形人,她的座位在第四排靠墻的位置,課間的時候,她也只是安安靜靜地坐在位置上看書,或者提前寫上一節課老師布置的作業。班里同學們的追打嬉鬧,甚至近在身邊的喧鬧聲,她也置若罔聞。

    今天也一樣,大課間,于小薇獨自去了廁所回來后,便安靜地看著語文課本,默默地念著老師要求背誦的段落。

    “……再看看筆陡的石級,石級邊上的鐵鏈,似乎是從天上掛下來的,令人發顫……”一邊小聲念著,于小薇也一邊在草稿紙上,抄著這篇課文里新學到的陌生字。

    “陡……鏈……顫……”

    于小薇的字比較工整,在方格里不偏不倚,看得出她確實是一筆一劃認真謄寫的結果!

    “chan顫……”于小薇正投入地學習時候,一個清亮的聲音忽然在她耳邊響了起來。

    “于小薇!”如果是別的,于小薇是不會注意的,但對方喊的是她的名字,于小薇反應了過來,轉過頭去,迷茫地望著對方。

    叫她的是她們班科學課的課代表柳舒,一個挺熱心的女孩子,柳舒見于小薇看過來,便接著說道:“于小薇,外面有幾個人找你,是一年級的女生。”

    于小薇愣了一下,腦海里浮現出了兩個她記憶深刻的身影,是她們嗎?

    答案很快就有了,因為柳舒指了指門外,于小薇轉頭看過去,看到了擠在門口的曦曦、蘭馨還有另一個沒見過的小女孩,她們正好奇地探著小腦袋張望著。

    曦曦跟于小薇的視線撞上,登時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還伸手向她招了招手。

    于小薇沒有想到曦曦她們還會找過來,現在看到了,還有一些驚慌失措——因為她在上周周五晚上還曾夢見過曦曦和蘭馨兩個愛說話的女孩子,但那是一個噩夢……

    在于小薇的夢里,曦曦和蘭馨嘰嘰喳喳在她面前說了很多話,可是于小薇也不知道為啥,就是不知道如何開口,或許也是在夢里,她壓根聽不清楚曦曦和蘭馨說什么的緣故。

    后來,因為她沒有回應,曦曦和蘭馨失望透頂,轉身離開。

    于小薇不知道怎么挽留,后來都難過得在夢里哭了起來。夢醒后,啥都想不起來了,于小薇只記得曦曦和蘭馨失望的表情。

    現在,于小薇看到曦曦高興的樣子,心情可以說是很復雜。

    復雜到她自己都弄不明白,有點小驚慌,甚至抗拒得想要逃跑……人際關系的維持,對這一個內向的小姑娘來說,太復雜了!

    所以,曦曦看到于小薇在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來,卻呆在了原地,她感到很奇怪,皺起小眉頭,疑惑地跟蘭馨她們嘀咕:“咦,為啥小薇姐姐不出來呀?”

    或許是看到了曦曦皺眉頭,于小薇猶豫一下,還是從位置上走出來,走向了曦曦。

    “謝謝……”她低著頭,經過過來叫她的柳舒身邊時,還小聲地說了一聲謝謝。

    這讓柳舒驚訝地張了張嘴,好像同學兩年多,她還是第一次聽到于小薇跟她說話——這其實是錯覺,于小薇只是很少跟同學說話,并非沒有說過。

    ……

    “小薇姐姐,你可算出來了!”于小薇出來后,馬上被曦曦和蘭馨笑容滿面地圍起來,曦曦還熱情地給她介紹自己的同桌,“這個是我的同桌小魚兒,不過她原本是叫陸曉瑜的啦!”

    “姐姐,你也可以叫我小魚兒,我的朋友和我的爸爸媽媽都叫我小魚兒!”陸曉瑜估計是被曦曦傳染了,說話也喜歡列舉很多可以省略掉的東西。

    于小薇就這樣被介紹了一個新朋友,她有些不知所措,一般遇到這種狀況,她只會用沉默來隱藏自己的慌張。

    但于小薇想到了那個夢里曦曦失望的表情。

    “你好……”于小薇猶豫了一會兒,小聲地說了一句,算是打招呼了。

    “哎呀,我都快憋死了,小薇姐姐說一句話要等好久!”蘭馨的大嗓門在旁邊亮起來,她剛才急得都快跺腳了。

    “對不起……”于小薇慚愧地低下了頭。

    “為什么要道歉啊?”蘭馨被弄得莫名其妙的。

    “嘻嘻,小薇姐姐說話真好玩,曦曦跟我說過你好多次了呢!”陸曉瑜也在一邊七嘴八舌地插話。

    一陣兒東拉西扯,曦曦終于有空給于小薇說正事。

    “小薇姐姐,我們這次是來給你說你的那首詩的意思的!我跟你說哦,我都會背蒹葭蒼蒼了!”曦曦挺了挺小胸脯,眼巴巴地望著于小薇。

    這眼神,好像在說:快考考我吧!我真的能背誦了呢!

    然而,于小薇領會不了曦曦的眼神,也不懂得如何配合,她也眼巴巴地看著曦曦,等著曦曦給她講意思。

    還好,沒有了于小薇,蘭馨也不感興趣,這不是還有一個愛湊熱鬧的陸曉瑜嗎?

    陸曉瑜在一邊,很捧場地拍著小手,開心地說道:“曦曦,你說的是什么啊?我能聽一聽嗎?”

    “那當然了!”曦曦喜出望外,嘻嘻地笑著,開始用她清甜的聲音,背誦起了這首詩,“蒹葭蒼蒼,白露為霜……”

    曦曦的背誦,那憑借的是她強大的記憶,爸爸給她講了一晚上,曦曦就背了下來,但她的背誦并沒有什么技巧而言。

    不過,有趣的是于小薇聽著曦曦念詩,自己也忍不住小聲地跟著一塊背誦起來:“溯洄從之,道阻且長……”

    兩個小姑娘異口同聲,一邊背著,一邊看向對方,曦曦的笑眼彎彎的,于小薇似乎被對方快樂的情緒感染,也忍不住露出了喜悅的表情。

    一個人的背誦是孤單的,于小薇喜歡跟曦曦一起背誦的感覺。

    “好厲害啊!”陸曉瑜驚訝地看著她們,沒有忘記捧場。

    “我覺得小薇姐姐更厲害,她念書念得很好聽的!”蘭馨嘀咕著。

    曦曦念完,也點點頭,說道:“小薇姐姐更厲害,小薇姐姐,我可以跟你學習嗎?你可不可以教我怎么念?”

    于小薇現在有些暈乎乎的,心情如同初春的田野,格外開朗舒暢,這會兒,她也沒有再沉默,一邊點頭,一邊小聲說道:“可以的!”

    幾個小姑娘嘰嘰喳喳地說了一會兒話,曦曦還給于小薇唱了歌、解釋了這首詩的意思,臨近上課的時候,她們才意猶未盡地離開。

    “小薇姐姐,下次我們有空,再來找你玩吧!”曦曦帶著自己的小伙伴,跟于小薇說道。

    于小薇臉上掛著欣喜的笑容,雖然沒有表現得很激動,但還是握了握小拳頭,輕輕地點頭。

    “她們沒有失望離開……”于小薇怔怔地看著曦曦她們有說有笑地下樓的背影,心里卻是被喜悅填滿著。

    有朋友的感覺真好……

    她們沒有因為自己不知道怎么說話,而嫌棄自己呢!

    于小薇不知道,在回去的路上,曦曦她們也在討論著她。

    “原來高年級的姐姐也愿意跟我們玩啊!”陸曉瑜說道。

    “對呀!我就說嘛,小薇姐姐人挺好的!”曦曦蹦蹦跳跳地說道,她最開心了,想要做的表演都有得到滿足。

    “不過她說話還是很少!”蘭馨對那首詩沒什么興趣,所以她看得比較清楚。

    “不少啊!小薇姐姐說了很多的話!”陸曉瑜意猶未盡地說道。

    她算是弄混淆了,把于小薇背詩和曦曦她們說的很多話混在了一起。

    “嘻嘻,小薇姐姐說的話比以前多了的,以后也會更多呀!”曦曦都沒有放在心上,甩著兩個小馬尾,樂呵呵地說著。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